上回说道,小嫂子把脚伸到了我的中心部位,我抬起头望着她,她意味深长的看着我,我假装没感受到脚上的动作,开始扯些有的没的,没想到她慢慢地试着用脚挑逗着我的小兄弟。我在想,真是个闷骚的女人,在自己老公面前装作贤良淑德,没想到刚离开家,就开始骚动,也不担心火车上碰到熟人。我开始有意无意的把手搭在她的腿上,甚至开始抚摸那两条光滑的存在,心里盘算着要不要吃掉这个女人。
 
      说起来,这个小嫂子30出头,个头不高,少数民族,虽然女儿已经五六岁,但山里的水土让当地人显得比正常年龄要小,皮肤很光滑--这也成了以后我的一种癖好,另外,穿衣打扮比较时髦,在读研究生的时候,更倾向于学生,综合起来应该在7分左右。但是年轻人嘛,送上门的肉,能有不吃的道理?再说她自己都不怕,我又有什么好顾虑的呢?

 

      想到这里,我手上的动作大了起来,装作捏脚的样子,开始一点一点地从脚往上摸去,不知道是年轻固有的样子还是初次体验火车上与女人肌肤相亲的刺激,小兄弟在我不断深入的探索中醒了过来,在我即将靠近桃花源的时候,她一阵颤抖,将脚缩了回去,我装作生气的样子,双手抓住她的脚脖子,又拉了回来,毫不客气地把她的脚放在小兄弟面前,让她的脚温暖着小兄弟。她可能觉得不方便,干脆坐到了我旁边,随后把腿横了过来,压在了我的大腿上,而我的手恰恰能深入到它最终企及的目的地。我左手来回轻轻地抚触着她的小腿,右手从膝盖慢慢地往上,在一阵悉悉邃邃的动作以后,手指终于感受到了一阵温润。我笨拙地抚摸、揉弄,搁着裤袜轻插,她不断地拒绝着,而我最终也没敢做进一步的动作。因为我不知道她能接受到什么程度,而且确实也不知道该怎么做了。至少,在后来上车的人面前,我们像是一对情侣了吧,因为我们一直贴在一起,而到下车,我们也已经手牵手的走在大街上了。
 
        她要去学校报到,而我要回公司处理自己的事情,暂时就先各奔前路了,但是故事一旦开始,就不可能没有继续。经验在慢慢积累中也告诉我,恰恰是这种刚催发的芽,不能揠苗助长,反而需要呵护它发芽、成长、开花,最后才能吃到甜蜜的果实。
 
      分开以后,当然要日常的嘘寒问暖,聊聊感情,更重要的是,突破了一些界限以后,聊天的边际可以更广、更不受限制,所以就可以深入地聊,工作和生活、感情和性,慢慢地,从吃吃喝喝到生活满意度,从教她裸睡、到教她自慰,感情也在不停的撩拨中慢慢地升华,以至于2个月后,果实终于可以采摘了。

 

      那天,恰好是个什么节日,我约她一起出来玩,边吃边逛慢慢地,天就黑了,然后她说要回去,我问她能不能不回,她说不能。后来我就送她回学校,狗血的是,在坐公交车的时候手机被偷了,次奥,严重影响小弟弟心情啊。不过,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在下车的时候,我忽然灵机一动,说,我手机都丢了,你们学校附近我又不熟,你帮我找个宾馆,让我住下吧。这时,她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你看,明显给女人台阶下,就是给自己台阶下啊,直接让她开房得到的很可能是拒绝,不过你换种方式,可能就会是另外一种结果了。
 
      房间开了以后,继续聊天,一直聊到宿舍关门,她中间会作模作样的要回,我也只拒绝了一下,她也就没坚持了。终于,时间等到了宿舍关门,她答应了留下,但前提是必须每人一张床,当时我想,只要留下来,是不是一张床也无所谓了,毕竟,跟一个女人同睡一间屋,也是很刺激的事情。接着,她就先去洗了,躺在了另外一张床上。我悻悻地去洗了,快洗完的时候,我突然冒出个大胆的想法。等我洗完擦干净,什么都没穿,边喊着“好冷”“好冷”,边跳进了被窝,而这个被窝正是小嫂子已经躺着的被窝!!
 
      我边作势感到冷,边抱着小嫂子,没有感受到一丝的抵抗,我兴奋地撩去她身上的浴袍,一边亲吻着她的脸庞和耳垂,一边伸手感受着她腰部以下的顺滑,她突然说了一句给了我莫大信心的话“你怎么什么都懂”,我一阵庆幸,这说明之前的一切都是在正确的道路上。在一阵前戏过后,我给小弟弟穿上防弹衣,蓄势准备挺入的时候,她问我哪里来的防弹衣,我不好意思地说,进宾馆的时候抽空去买的,然后她说:我橡胶过敏,你不要戴了。我了个大去!怎么办?信还是不信?

 
 

      事实证明,箭在弦上的时候,大头就是个多余,最后肯定还是听小头的。什么怀孕不怀孕,有没有病什么的都是浮云了,而这也让我坚定了以后只约良家的习惯。我只问了句,真的假的?在得到肯定答复以后,就放弃了防弹衣,让小兄弟赤膊上阵,一阵九浅一深、左冲右突,在小嫂子“好大好大”的叫声中,把近些日子的积蓄和不快全都发射到了她的身体里。休息一阵以后,她起身要洗,我起身,让她先给我洗,她乖乖的,仔细地伺候着我洗完、直到细细地冲洗完小兄弟后,她才洗自己。这是我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看一个女人在我面前洗澡啊!!!小兄弟很快就恢复了雄风,自然是又一番温存。后来我还试过让她换装、丝袜、OL、学生装之类的。我印象最深的,是在聊天的时候,她总是说:做爱做爱,有爱才做,有时候强撩还是会不高兴。
 
        两年后,她完成了学业,回到了她的家乡工作,我们的联系渐渐地淡了下来,而我,又开始了新的路程……

 

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 门事件 ,本文地址:https://www.51changfang.net/post/10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