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有个兄弟跟我说,108期是不是该写《水浒传》了?

 
想想也是,这号最初就是扯淡水浒。可到底写什么话题才配得上这108期,比较烦。
 
首先,不能违谐,哥怕被菊爆;其次,不能冷门,做公号不追求阅读量那是性冷淡;最后,不能难写,那篇《蔡京:奉旨割韭菜》虽然阅读量惨淡,但你不知道哥为了考证蔡京的奏章差点累到不举。
 
最终决定选择大家于《水浒传》可能印象最深刻的两个话题,千金一掷的豪迈和结交尽豪雄的理想,即“大洒bì能交到朋友嘛?”。
 
在水浒的世界里,“大洒bì”一般被称作“仗义疏财”。有两个败家子式的人物堪作代表,一个是柴进,另一个是用腚沟子都能想得到的宋三胖。
 
 
先说说在大洒bì交友这件事上总搞得匪夷所思的柴大官人。
 
林冲刺配沧州路过他庄上,他打包票给林冲说,沧州牢城的官营、差拨“与柴进交厚”,带着我书信过去,他们会关照你的。没曾想,连这个冬天都没过,那俩货就收了高俅的钱设下火烧草料场的毒计要害林冲的命。
 
接着是林冲准备上梁山,他又来了,说:梁山首领王伦、杜迁、宋万“三位好汉,亦与我交厚”。紧接着就是林冲上山遭到百般刁难差点被赶下山。
 
柴进的事迹告诉我们,大洒bì未必能交到朋友。
 
再说宋三胖。没有证据显示他的择友眼光会比柴进好,可同样是大洒bì交友,屌丝宋江却把自己玩上了江湖一哥的位置。
 
与柴进相比,宋江的最大优势就是善待弱者的真诚。
 
宋江待人不仅舍得花钱,还很舍得花时间,只要有人来投奔,不论贵贱一律“终日追陪,并无厌倦”。
 
“不论贵贱”,很好地诠释了他善待弱者的真诚。宋江曾许诺给县里一个卖汤水的老人棺材钱,有天夜里他突然想起:“时常吃他的汤药,不曾要我还钱。我旧时曾许他一具棺材,不曾与得他。想起昨日有那晁盖送来的金子,受了他一条,在招文袋里,何不就与那老儿做棺材钱,教他欢喜?”
 
“教他欢喜”是宋江的内心独白,大晚上的一个人,难道是演戏给自己感动?所以说宋江的“疏财”还真有“仗义”的成分在,未必全是假仁假义的演戏收买人心。
 
可柴进就不同了,他的大洒bì针对的是所谓的江湖好汉,而且还得让他看着顺眼肯低头的才行。武松够牛逼了吧,因为年轻酒品不好脾气还硬,逐渐被冷落了,这就多少让人怀疑你的真诚问题了。如果对方让你爽你才肯大洒bì,这并没错,但跟宋江这种“不论贵贱”不图回报的一比,高下立现,所以武松最后跟了宋江。
 
其实大家都不傻!你是否是一个真诚待人的君子,不是看你如何优待强者,而是看你如何善待弱者,不是看你如何款待林冲,而是看你如何对待家乡那个没人送终养老的糟老头子。
 
尽管后来的宋江也坑兄弟,但他前期“孝义”、“及时雨”的美名还真是最底层的人民群众的心声所向。
 
一个人如果对自己的家乡父老都不好,怎么能指望他会真诚对待更远的人呢。
 
因此同样是大洒bì,没人怀疑宋江的真诚,因为他确实是对谁都好,其中就包括连你都瞧不上的弱者,但柴进的大洒bì不仅是针对强者,而且还总让人觉得他有动机。
 
柴进被称作“现世的孟尝君”,这个称号已经说明了一切。
 
孟尝君是个什么角色?他养的那些鸡鸣狗盗之徒总有点为非zuò歹的感觉,大家的所谓“友情”总有些难以启齿又的确存在的利益互换。
 
而且“现世的孟尝君”这个美名实在太高调,柴进的(前)皇族气场也确实撑得起。柴进这样的高富帅自然能够得到追捧,但追捧和追捧是不同的,花柴进的钱总有点谢主隆恩的感觉,会让人感到不平等的不舒服,但花宋江的钱,那就是“我大哥的钱”、“隔壁老宋家那个懂事的胖老三的钱”,你会感到不平等吗?形象猥琐出身低微的缺点,硬是被宋江玩成了更显真诚更容易和大家打成一片的优点。
 
尽管宋江也会看走眼,但那是人与人相处难免的低概率事件,谁这辈子不认识几个白眼狼呢?但柴进的看走眼则是必然的高概率,连洪教头都说他:“大官人只因好习枪棒,往往流配军人都来倚草附木,皆道我是枪棒教师,来投庄上,诱些酒食钱米。大官人如何忒认真?”(详见本公号第52期发布《洪教头其实是个好人儿》)
 
一个好大喜功总觉得自己可以掌控一切的“现世的孟尝君”,不骗你大shǎ逼骗谁大shǎ逼?而满足于某某某“与我交厚”朋友兄弟遍天下幻觉的柴大官人,最终也只能沦为出来现世的孟尝君。
 
干这事,还是亲爸爸说得透彻:“量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

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 门事件 ,本文地址:https://www.51changfang.net/post/10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