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我大一,网瘾少年一个。大一学校管的比较严,不让带电脑,我就周末溜出去,到学校附近的网吧玩某大型游戏。
当时的网吧还是很火爆的,没座儿,百无聊赖的我拿着一瓶冰可乐在里面闲逛,看到一个黄毛也在玩同款游戏,还是个团长,在开着麦指挥。
黄毛的技术还可以,但是人员配置挺乱套,我在旁边看了一会儿,就忍不住开始指点他怎么玩。
高三毕业我在台服玩过一段时间,也算是当时的有经验的玩家,后来越说越起劲儿,他就把位置让给了我,让我指挥他的公会过BOSS。
虽然最后连老三都没过去,但总归结下了一个缘分。经过聊天,我知道黄毛就是我们隔壁学校,比我大一届,这是他自己创建的公会,里面多半都是隔壁学校的人。
我呢,刚到宝地,和高中的同学也散开了,于是作为一名资深玩家加入了黄毛的公会。
公会名称我就不透露了,里面男的很多,女的三五个,比较休闲,每次打本都得黄毛自己在QQ群来回喊人,逼急了还会直接打电话骂人,否则25人本真凑不够。
黄毛的女朋友也玩这个游戏,主要负责卖萌和鼓舞士气,偶尔讲讲荤段子活跃气氛,俩人从大二开始搬出学校在外面租房住。
斗转星移,黄毛大四了。
这两年多,他家成了我们公会的线下活动地,我们在他家喝酒打桌游,聊游戏喷队友。如果喝多了,他们两口子回屋睡,我们在客厅睡,人少睡沙发,人多打地铺。偶尔,我们也会趴在门外听他们做爱,甚至故意弄怪声吓唬他们,现在想起来挺刺激的。
好了,背景故事介绍完,以下用Z代替黄毛,用Y代替黄毛女友,用胖子代替我自己。

 

Y其实不算漂亮,个子不高,胸也不大,说实在的皮肤还有些发黑。
作为公会的吉祥物,和线下聚会的唯一女性,Y可以说是受到了众星捧月的待遇,当然也可以说是群狼环伺的待遇。不过Y本人比较大胆,线上照顾其他女玩家可以还收敛一些,线下喝多了甚至会跟我们讨论AV女优的身材和演技,弄得我们这一帮人躁动不安,但当着Z的面儿又不敢真做什么。
大四下学期的一个晚上,Z用QQ跟我说快毕业了,今晚组织一波聚会,问我来不来。
我当时除了对打游戏,没什么上心的,于是说翘课过去。
Z说行,但要我去楼下超市买箱酒过来,顺便买点吃的什么的。Z的出租屋楼下就有一个小超市,但我当时没多想,趁着课间溜了出去,一个人一手拎啤酒,一手拎一塑料袋零食就上了楼。
进了屋我发现只有Z和Y在,于是问其他人什么时候来。
Z说其他人来不了了,都说有事,今晚就咱们三,来,陪哥哥喝个痛快。
我们三个人聚会的情况也不是第一次了,其实人少更好,这样我就可以躺在沙发上睡觉了,而非坐着睡,于是也没起疑,打开啤酒坐在沙发上就准备看电视。
但是很快我就发觉有点不对劲了,因为Z让Y坐在了我俩中间。人多时候,大家玩桌游,Y还是有可能坐在我身边的,这没什么,但是现在就三个人,Y坐在我和Z中间就显得有点什么了。
临近暑期比较热,Z的出租屋虽然开了空调,但是我们都穿得比较单薄,Y又离我很近,我的脸很快就红了起来。
Z问我怎么了,害臊了,嫂子给你送福利你心虚了?
我说别乱说,我是喝多了。
Y说你别听Z乱讲,要不咱们仨打牌吧。
三个人斗地主,输了的喝酒,也是比较常见的玩法,我的酒量就是大学期间被人这么练起来的。但是一般来说,女生都会喝的很少,输了要么耍赖,要么让男朋友代喝。

 
今晚则不同,Y是一口也没有让Z代喝,Z也没主动提。我感觉气氛越来越不对了,主要是看着Y红扑扑的脸,有些口干舌燥,于是一边喝酒一边喝果汁。
三个人各有所思的玩了一阵,也都觉得气氛很微妙。
Z猛地干了一杯酒,终于把话挑明了:“胖子,我也不瞒你说,我和Y准备分手了。”
我心说怎么突然就这样了,忙把Z数落了一顿,又开始劝Y不要生气。
Z摆了摆手,说不是我想的那样,毕业后Z要回家乡了,但是Y执意要留在这里,俩人谁也劝说不了谁,家里边也不支持,于是打算毕业后就分了。
我又劝了一阵,发现没什么效果,Z点了颗烟开始吞云吐雾,Y低着头不说话。
Z又干了一杯,我怕他喝多就把啤酒夺了过来。Z定了定神,对我说道:“临别之际,我和Y想玩点刺激的,然后Y选中了你。然后我就给你发了个信息,心想你要是不过来就算了,你要是过来。。。。。。”
虽然Z的话只说了一半,但我的心脏早已经狂跳不止,这是传说中的3P啊,只能在AV看到的3P情节啊,关键是我还是个初哥啊。
Z把烟熄灭,说了句我去上个厕所,就把我和Y留在了客厅。
场面顿时有些尴尬,我的理智不断的告诉我这是不道德的,但又对女人的美好身体充满了无限的期待。
Y低着头玩手机,我这种连女朋友都没有的人更不知道该做什么,直接扑上去好像不太绅士,慢慢摸又觉得猥琐,于是尴尬的给自己灌酒灌果汁。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Z在厕所吼了一句:“你俩开始了么?”

 
我和Y都没憋住,直接笑了起来,感觉隔阂瞬间少了很多。
于是我大胆的把手放在Y的大腿上开始抚摸,Y虽然还是在看手机,但明显呼吸急促了不少。
就在这时,Z从厕所出来了,我一个激灵又把手缩了回去。
Z看我们还没啥动静,就说那我先来,直接走到了Y的身边脱下了裤子,让Y给他口交。
我还是第一次近距离看真人版口交,看着Y混合着口水声不断吞吐着Z的J8,自己也一下硬了起来,不自觉还是打手枪。
Z看到我的样子,拍了拍Y的脸,示意去给我口交,自己则去脱她的短裤。
说实话,看Z和Y挺刺激,但是真当Y的脸凑过来的时候,特别是她握着我的J8把它从内裤中取出来的时候,我一下就萎了。
此时的Y上半身还算完整,下半身已经被脱得只剩下内裤,转头对Z说:“他硬不起来。”
Z的J8已经梆梆硬了,正分开Y的双腿隔着内裤摸B:“卧槽,你还真是初哥?真没女朋友?”
我心说我骗你干啥,只好不断的撸,可是一点儿也撸不起来,心里又是紧张又是害怕还非常焦躁不安。
Z摸了Y的B一会儿,也没有继续脱她的内裤,说我应该是太紧张了,让Y跟我去卧室单独聊会儿。
我尴尬到了极点,只好不停地跟Z道歉,准备穿起裤子走人。
Z连连安慰我,说你这样其实也正常,别有什么心理负担,你看我都没有心理负担,你和Y去卧室聊会儿天,我在外面抽会儿烟。

 

卧室里,我和Y坐到了床边,Y一手握住我的J8帮我撸着,可是我的J8就像是死了一样,一点反应也没有,把我急的都快哭出来了。
Y说胖子你别紧张,你放松,要不你先摸我会儿。
我看Z也不在这里,壮着胆子开始摸Y的乳房,见Y没有拒绝,又开始伸手摸Y的B。虽然隔着内裤,但是明显能感觉到Y的B已经湿润了,此时的Y也开始呻吟起来,然后俯身下去帮我口交。
我感觉到J8到了一个极其温暖湿润的地方,被Y的舌头舔弄着,逐渐有了快感变得硬了起来。
Y舔了一会儿,说道:“你看,这不有反映了么,你就是太紧张了,整个人都紧绷绷的,放松,继续放松。”
我一边抚摸着Y的头发,一边隔着内裤抚摸着Y的B,说道:“我真是第一次,嫂子别笑话我。”
Y起身躺倒了床上,说道:“别叫我嫂子,叫我Y。你放松就可以了,现在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我起身压倒了Y的身上,一边亲吻一边抚摸,却发现解不开Y的胸罩扣子,只好硬扯。
Y阻止了我,说有点疼,然后自己解开了扣子。以前虽然观摩过Y的胸部,但是近距离把玩还是第一次,实话实说,摸不上去还不如平时看上去大。
玩了一阵,我脱下了Y的内裤,准备结束我的处男生活,却被Y拦了下来戴上了套。
第一次戴套,紧绷绷的,一点儿也不舒服,然后对着Y的B一阵乱捅,却没捅进去,最后还是Y扶着我的J8插进去的。
啪啪的过程不在赘述,就是传统的体位,然后一阵乱捅,爽了就射。
射完了我就抱着Y,Y也双手双脚环抱着我,但我能比较明显的感觉到Y不是很满意,也没出现AV里的大喊大叫或者浑身颤抖,除了嗯嗯啊啊几声外,显得比较平静。
我俩搞完了后,Z就推门进来了,然后我缓缓地把J8抽了出来退到了一边。
Z一边脱下裤子,一边问Y感觉怎么样,Z没有回答,两人就开始啪啪。
我本来想让Y给我口完成3P,但是看Z没有这个意思,也没敢上去,只好在一边当个观察者。
Y的表情明显更加的愉悦,和我做的时候虽然也紧紧地抓着床单,但更像是忍耐,和Z做的时候满脸都是一种舒爽和满足。两个人不断的换着体位,很快我这个旁观者的J8就又硬了起来,于是忍不住开始打手枪。
当时是女上男下,Z一边用力猛干,一边问Y被人看着干爽不爽。
Y说爽,好爽。
Z继续问想不想被两个人一起干。
Y说想,相被好多人干,想爽死。
Z看我还在一边打手枪,说胖子你过来啊,你站在一边干什么。带上套,过来。
我连忙带套走了过去,Y一把就握住了我的J8开始口交起来。
本来我已经打手枪有点时间了,在看到平日里的吉祥物一边被Z猛干,一边含我的J8,没多久就把持不住又射了出来。
Y感觉到我射了就把J8吐了出来,此时双眼微咪,脸颊通红,不停地喘着粗气。
Z又干了一会儿,猛地把Y紧紧地抱在怀里,两人一阵抖动,算是结束了战斗。
我抚摸着Y的背后,顺着光滑的曲线开始揉捏Y的屁股。
Z问我是不是射了两次了,我回答是,Z说那歇了吧,我也累了。
本来我是以为要三个人大被同眠的,但是Z明显有了驱客的意思,我就到了客厅穿好了衣服,在沙发上睡了一宿。
第二天天亮,Z从卧室出来,说Y还在睡觉,跟我聊了一会儿昨晚的事。
我听出Z逐客的意思,对昨晚的发挥也心有愧疚,也没多待就离开了。

 

可能是一种自我感觉吧,从Z家离开后感觉和Z/Y都亲密不少,但是Z没有再组织聚会过,倒是经常让我买个卡,或者充话费之类。
我心中有亏,也没好意思跟Z提钱的事,总共金额也不大,也就当时一种补偿了。
Z的QQ给我传了一些他和Y做爱的照片,每当这种时候Z都会得意洋洋的问我羡慕不羡慕,我则极尽吹捧之能事。
说实话,我是很希望和Y再来一次的,但是Z并没有给我机会,就连游戏都很少上线了,整个公会都交给了我。随着毕业的临近,公会活跃的人数越来越少,连日常的打本都无法维持了,也就渐渐真的休闲了。
我曾经一度想和Y聊聊那晚的事,但又觉得像是性骚扰,所以没有继续打扰。

 

Z还是时不时的从QQ传一些图片给我,只不过脸上都用QQ画笔打了简单的马赛克,我发觉后续的图里不止Y一个女人,也不止Z一个男人,一边偷偷的撸管,一边问Z是怎么回事。
Z说和另一对情侣搞了一个聚会,具体的内容没细说,问我想不想看视频。
我说想,Z说你给我转100,我就把视频发给你。
我心中一阵邪火,Y是我生命中第一个女人,你把她带出去给别人干就算了,还想拍视频挣钱?一旦视频被认出来,Y以后的日子怎么过?于是在QQ上把他骂了一顿。
Z可能以为我是不舍得花钱,给我发了一个鄙视的表情,没再理我。
那股邪火占据了我整个大脑,我直接把和Z的聊天记录转给了Y,并告诉Y以后不要这样了。
转的时候义愤填膺,转完了之后就很后怕,不知道Y会不会告诉Z,也不知道Z会不会看到我把聊天记录转给Y了。担惊受怕一下午,Y回了我QQ,就是谢谢两个字。
我不知道这两个字代表着什么,也不知道他们俩是不是因此吵架了,于是追问了几句。
Y都是用非常简单的“是”或者“不是”回答,不想回答的就是纯表情。
我问不出个所以然,有些心灰意冷,只能嘱咐Y记得保护好自己。
可能是最后一句打动了Y,Y跟我说也要爱惜自己,平时少撸管。还夸了夸我那晚的表现,但也让我注意要对女孩子温柔一些之类的。
可能这就是被女人关心的感觉吧,我突然有点想哭,于是问Y毕业后还能再见么。
Y没有回答我。

第二天一早我的QQ在闪,于是点开发现是Y给我传了一个“少撸点”的压缩包,里面是一些图片和视频。至于内容,涉及到做爱的不多,大部分都是一些生活照,或者隐私照,比如阴部特写什么的,很明显都是Y拿手机自拍的。
我一张一张点开看,内心异常的平静,完全没有一丝想要侵犯Y的欲望,只想要把她搂在怀里好好的呵护。
最后一个视频是Y赤裸着躺在床上,用手挡着自己的脸,只能看到上半身,乳房跟随着相机不停的抖动着,Z不停地喊叫:骚婊子爽不爽?草死你。
过了一阵,相机的对象从Y的脸蛋和胸部转向了下体,再猛干了几下后,Z的J8从Y的B里抽了出来,接着又是一个Y的B的特写。
然后Z开始走路,这应该是一个标准间,他走到了另一个床上,开始猛干另一个美女。
从呻吟声判断,Y应该是被人接手了,我不知道人是谁,但是既然Y没有露脸,我也心安了不少。
镜头晃动之间,由于Z这边的女人更像是捂住自己的嘴,我不经意看到了她的脸,顿时一惊。那应该是公会L的女朋友M,因为L曾经带M和我们一起吃过烧烤,作为公会为数不多的妹子,我对M印象很深。这么说,L和M、Z和Y是在一间宾馆里搞了个交换伴侣?
舍友催促我别看毛片了,赶紧去上课,否则迟到了。
我推脱说有事,让舍友替我报到,听着M和Y交织的呻吟声,再一次开始撸管。

转眼又是一年,这一年我彻底失去了Z和Y的消息,与其说失去了他们的消息,倒不如说并不想联系他们。
公会也几乎没有人上线了,我也转投了另一个游戏。大四实习,浑浑噩噩的活着,白天单位签到,晚上宿舍打游戏。
百无聊赖之际,我收到了一个陌生的短信,来者自称是Y,约我晚上在市中心吃个饭。
我对于见到Y还是很高兴的,当下也没想太多,就答应了。

到了约定的地点,我见到了Y,人是本人,但是妆容和服装打扮已经不是当年的Y了。
我问Y,Z怎么没来。
Y很大方的说早就分手了,他来干什么。
我心说也是,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瞎问什么,然后就开始跟Y闲聊。
没有Z的事,我们很放松地聊了很多,当Y知道我临毕业都没有女朋友时,还一度耻笑我。
我跟Y说,我是真没交到女朋友,再说我这样哪有人喜欢。
Y认真的打量了我一眼,说:“胖子,你该减肥了,虽然我说过你很多次,但这次是非常认真的。”
我没有再像往常一样打哈哈,不知道为什么心情变得有些沉重。
Y用吸管搅拌着饮料,说道:“其实,我这次找你也没什么事,就是在毕业后朋友都各奔东西了,想找个附近的熟人聊聊天。”
气氛有些缓和,当然也有些暧昧,我们一直聊到很晚,发现Y根本没有回家的意思。
我感觉自己快把自己家底都说光了,赶紧终止了话题,并提出打个车送Y回去。
Y点了点头表示同意,走到饭店门口,Y忽然转过头问:“胖子,你真想送我回家么?”
话说到这份上,我要是再反应不过来就太二了,于是带着Y去开房了。

这一次是几乎完美的做爱,两个人不急不躁沉浸在肉欲里,在Y的引导下,我第一次尝试了侧身位、后入式、女上位等体位,也尝试了在沙发、浴室、椅子等位置做爱。
再往后没啥可说的,一觉醒来又来了一发,然后各自收拾衣服起床,离开宾馆后形同路人。

这段荒唐的经历对我的人生有着很大的影响。
首先,在做爱这件事上,我始终处于被动状态,很少主动。哪怕是跟现在的女友,我也是希望她更积极一些,或者说更淫荡一些,而非自己像条饿狗一样猛窜。
其次,由于一个不圆满的3P和一个圆满的一夜情,我对多P或者群交这种事深恶痛绝。这不仅是道德上的,更是心里上的。即便是工作后和朋友出去玩,我也感觉没啥意思。
最后,由于各种第一次,我至今睡梦中还会梦到Y,也曾一度想给Y打个电话或者发个短信。但是由于我的不主动的性格,至今未成功。 

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 门事件 ,本文地址:https://www.51changfang.net/post/10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