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时喜欢上班级一位班花级女孩,也就是我现在的老婆,称她为W把,理科班女生不是很多,但是W的算是我喜欢类型的,姿色很不错,没分文理科之前我就注意到了她,高中生涯一直喜欢她,但是一直没有追她,只是当成朋友处,为后期表白做准备工作,当时追她的男生比较多,我还帮过其他男生给他递过情书,因为我知道他们肯定会失败,W在高中期间谈过一个男朋友,但是很快就分了。

我和W的关系是从高考以前开始逐渐升温的,高考前一段时间体育专业考试已经考完了,每天在班里,因为快高考了,有些人回家复习了,在学校的学习气氛也不是很浓,基本上都是在玩,有时候我会不经意间坐在W旁边玩手机游戏,虽然当时不是智能机,但是我的手机里还是有好几款游戏的,W经常在看我玩游戏,时间久了W开始问我玩手机玩游戏了,我当时心里那个乐啊,然后开始交W玩手机游戏了,W玩游戏挺容易上瘾的,基本上见到我就问我要手机,有一次想逗逗她,就没给他手机,过一会看她趴在桌子上,好失落的样子,有点心疼,又凑了上去。

 

当我做到W旁边喊她的时候,她抬头对我一笑,我的心都化了,就这样,我们的关系又进了一步,时间过得很快就高考了, 考完之后好长时间没有见过,心里有点空落落的,每天和W发信息,聊一些生活琐事,想着怎么能找个机会约W见一面,后来知道W闺蜜M一直住在W家,于是开始给M做思想工作,M知道W每天和我发短信,觉得我俩有点不正常,我一看是个机会,然后开始从语言上收买M,后来不知道M怎么说动了W晚上出来逛街,见面之后M说她们俩逛街,让我在旁边保护他们,后来M和我说W之前从来没有和男孩子一起出来过,我是第一个,让我好好把握机会,当时我并没有进一步的行动,觉得这样就已经很满足了,后来我们三个人又一起逛了几次街,我和W的关系又近了一步,后来想想,能追到W还得好好感谢一下M。

没多久我就去了外地了,从小开始每年暑假我都会去几个固定的城市,具体是哪就不说了,因为说的详细了,会有人知道我是谁,然后开始了每天短信和W聊天,聊聊我所在的城市发生的一切,慢慢的我俩的聊天成了一种习惯,有时候我没给W发短信她也会主动给我答应我问我在干嘛。

录取通知书下来的时候,我们约在一起去拿通知书,肯定不是一所学校,因为我错过了体育专业报考,我的分数只能上个档次稍微地点的大专,看了W的学校觉得还好,两个城市离得并不远,和W一起领通知书的,和W关系很亲密的人竟然和我在一个学校,第二年高考,另一个和W关系很亲密的人也和我在一个学校,这就是我和Y在一起的时候,我和Y不敢走在一起不敢一起吃饭的原因。

 

进入大学后,每天和W交流一直在继续,当时办了校园卡,我们的沟通从短信变成了每天的打电话,W的室友也都知道了我,都加了我的QQ,有一天我觉得时机成熟了,给W说去她学校找她,她同意了,这时候W舍友给我发QQ说来的时候一定要多带点糖给她们吃,一定要表白,W肯定会答应的,去找W的时候给W的室友每个人都带了份礼物,当然给W带的礼物肯定更特殊一些。

和W还有她的室友一起吃完饭的时候,几个人一起把我送到宾馆,一个标准间,他们一起回宿舍了,都准备睡觉了,W室友给我发QQ说,你咋不让W留下陪你聊天,你真是笨死了,当时在这方面确实有点木讷,让我赶紧穿衣服去宿舍接W,她们会配合我的,这个时候我终于知道了收买人心的重要性,到了她们宿舍,W还害羞不愿意出来,硬是她们舍友从宿舍轰了出来。

到了宾馆我们俩一人一张床,没有发生什么,在一起聊聊天,就睡了,第二天W带我去了一些景点,坐公交车的是拉着我的手,靠着我的肩膀睡觉,我们俩第一次牵手是W主动的,这个梗一直说了八年,说到现在,逛公园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卖花的小女孩,就是那种抱着腿让买花的小女孩,被逼无奈买了一束花,这是我送给W的第一束花。

晚上回到大学城,订宾馆,前台带我们去看房间,进入房间以后W害怕了,小声给我说怎么只有一张床,前台问怎么回事,有什么问题吗?我说没事,可以。前台走后W说一张床我们怎么睡啊,我说有两床被,我们分被筒睡,你睡三分之二,我睡三分之一,这个时候我拿起了下午买的花像W表白,W嗯了一声表示同意了。然后我们开始睡觉,W毛衣都没敢脱,只是把外套脱了就睡了。

一开始确实是两个被筒睡觉,过了一会我把我的被盖在了W的被子上,说晚上别冻着,然后W也把她的被松开了,给了我一部分,就这样我们睡在了一个被筒里,W搂着我的胳膊睡觉,我也一夜没敢动一下,就这样平静的度过了一夜,没有发生什么,不止这一次,很长一段时间内我和W睡在一张床上我都没有碰她,第二天早上吃了饭,走在W校园里牵着手转了一圈,下午W送我去火车站返回学校,就这样短短的两天时间我有了女朋友了。

其实在这时候我已经和Y去喝过酒,回来之后没多久我就和Y去开了房间,失去了我宝贵的第一次,当时我在学校参加健美操比赛的时候发现体育馆后面有个更衣室很大,很隐蔽,大学期间先进了街舞协会,当时协会从外面找了一个教练交了我们几天,我和这个教练一直有联系,我叫他黑哥,有一天我给黑哥说,你觉得我们在外面开个培训班,把街舞协会的人拉倒我们的培训班去怎么样。

 

说干就干,找了一个网吧的消防通道,一个月2000块钱,第一批学生招了20多个,去掉房租还有不少钱,那一段时间过得还是很奢侈的,学校有什么晚会,活动,文艺部都会找到我,我也会收一点费用,因为当时要看我女朋友需要两地来回跑,车票住宿都得花钱,还得存钱带Y开房间,所以有点心黑,文艺部也没有办法,毕竟也没有什么能拿得出手的节目,他们也就认了。

后来大学城开始健美操比赛,系主任选中了我,找了一个健美操教练教我们,让我做队长,把体育馆的钥匙给了我,我每天去开门锁门,就是这样我发现了体育馆里的更衣室,开始约Y到更衣室里解决生理问题,每天晚上排练好大家都回去后,我把所有灯都关了,门都锁了,给Y打电话让她来找我。

在更衣室里找个纸盒放在地上,然后让Y躺在上面开干,可能是Y水多,没多久就觉得纸盒有点打滑,就把Y抱起来,放在桌子上,垫一个也不知道是谁的训练服在上面,心想反正第二天会干的,那个桌子还有点高,我都踮着脚按着桌子才勉强能够的到,当时也没想到后入式,就这么一直踮着脚日了好几次,后来实在是觉得累,又带着Y到体育馆大舞台上面的幕布后面干了几次,觉得还是很刺激的,黑灯瞎火的,偌大一个体育馆,有时候还有回音,也不知道有没有人路过这边,听到过什么,或者有没有人偷看过我们。

健美操比赛结束以后,钥匙被收了回去,我们就这么少了一个现场,于是我开始寻找新的现场,毕竟开房间太贵了,我还要留着钱去找我女朋友,我还要存钱给我女朋友买手机,找了好一段时间,我发现了一个地方,在我们实训基地旁边有块地方,这个地方离路有十来米远,外面绿化和野草有一米高左右,里面有一块地很平坦,非常适合。

第二天我给Y说今天晚上带你去野战,Y说何为野战(这是Y原话),我说晚上跟我走就知道了,晚上我带着Y走到我寻找到的宝地,穿过绿化带的时候感觉有点动静,继续往里走的时候,突然站起来两个人跑了,我当时心想,我说这里怎么这么平坦呢,原来已经有人把这里设为战场了。

 

我把Y带到我发现的别人开发过得宝地,把外套脱了铺在地上,让Y躺在地上,裤子脱一半,我的裤子也脱一半,当时心里也怕,没敢把裤子脱掉,别再来一波人,这样的话我们提起裤子就跑,还能跑的快点,做了几分钟之后,摸了一下我的外套,我靠已经湿了一小半了,赶紧把Y抱起来,裤子脱了一半,也没法完全抱起来,只能手拖着Y的腰,把屁股抬起来一点,我把外套拿了出来,然后尝试着吧Y裤子再往下退一点,看能不能抱起来,结果还是不行,还好Y柔韧性比较好,让Y双腿竖起来和身体成90度,我用肩顶着她的腿,收抬着她的腰,她双手撑地,然后就这样保持这个姿势继续,发现这个姿势好像可以插的很深,结束后发现我的毛都湿透了,还有水顺着大腿流到了裤子上,裤子也湿了一片。

结束后,穿上衣服,给Y说我先回去,你在这等一会再回去,别被人看到了,到了宿舍后把衣服和裤子晾在床头,第二天起来的时候就已经干了,闻了一下没有什么味道,就继续穿了,后来又和Y去了那块风水宝地几次,也在KTV,教室里面做过几次,还是在教室里面解锁的后入式,教室里课桌凳子是固定在一起的,我坐在板凳上,Y趴在桌子上,我手扶着凳子从后面冲刺,特别省力气,而且插得还深,每次都能搞的,我两条大腿上都是水,顺着腿往下流,跟尿裤子一样。

有一天Y跟我说她们宿舍和男生宿舍一起吃饭的时候,有个男生向她表白,她准备答应那个男生,因为感觉和我在一起有点不大现实,每次都是做完就走,都不愿意多陪她一会,而且一直都偷偷摸摸的,想和我走一起都不行,我说那我祝你幸福,Y和那个男生在一起的时候,所有的事情都和我说,什么时候去来的房,那个男的带没戴套,那个男的能坚持多久,有没有我大,都给我说了,后来Y问那个男的说怀孕了怎么办,那个男的说怀孕了,就带她回家,把孩子生下来,Y觉得他不靠谱就分了,从那之后我也没有和Y联系,只是知道她在校外找了一个男朋友,而且搬过去就住在外面了,还没毕业就怀孕了,快能看出来的时候就休学了。 

 

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 门事件 ,本文地址:https://www.51changfang.net/post/10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