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几年前,我大学二年级。坐标长春。城边的大学城。
一个周末晚上,去网吧包宿。因为洗了个澡,到网吧的时候有点晚了,常去的大网吧已经爆满。我就转身去了旁边一家小一点的网吧。
这个网吧没有那个网吧大,但是环境好很多,所以包宿贵一些,一般我都不会来。今天没办法来了,但是也没有空位。网管说还有一个位置,是包间,比外边还要贵,但是没办法说去看看。
包间是两人一间,两台机器,一个长沙发。网管领我去敲开门,是个女的在里边。网管说就这一个位置了,你俩一个屋行不?那个女的正在打cs,看了我一眼说你抽烟不?我说不抽,她说那行。就这样,我给网管钱,让他开机去,我就坐下了。

 

我包宿准备打魔兽世界升升级。做任务跑地图的时候无聊就看看旁边这个女的玩cs.她看起来个子很高,也有点胖,头发有点湿,可能也是洗完澡来包宿的吧。看她打cs很激情,一边打一边叫,死了还要骂几句。喜欢用mp5.也就是俗称的b31。打的还挺准的,见人就蹲下压枪扫头,还算是会玩。

在一波她压枪连续爆头3杀的时候,我忍不住叫了一声牛逼。她有点得意的看着我,但没有说话。我又说,你在女的里算挺厉害的了。不知道是戳到她哪个点,她很有点不乐意,说什么叫在女的里?男的跟我也不好使。

我感觉可能自己说错话了,就笑笑没说话。可能我这一笑让她觉得有点看不起她,也可能是看我在玩魔兽觉得我打cs也不会厉害,她问我,敢不敢单挑?

当时的我还是年轻,多少有点想卖弄的心理,就说,好啊,输了的买水。

但是她一撇嘴,输了脱衣服的敢吗?
我草,这女的是不是虎?但是我对自己还是有信心的。高中起就参加半职业队打比赛,(半职业就是有赞助的网吧提供场地训练,但没有工资。全职是有工资。)也就是我不常来这个网吧,不然见到我的id她就得虚。
就这样,讲好规则,雪地地图,中路拼枪,不许买手雷,谁先杀对方十次为赢。

说真的,她这种见人就蹲下扫射的水平在路人里还算不错,但是对我来说还是太稚嫩了。我一把ak轻轻松松的就点射了她十个人头。

 

我带着笑意看她,她有些恼火,看得出很不服气。我说你给我买瓶雪碧吧。她嘴里 草 了一声,一把把体恤脱掉了。里边是件背心,应该没有胸罩。而且宽大的体恤下,她没有穿外裤,下面就是白色的棉内裤。而且她没有腋毛。不是那种刮掉的,刮掉的会看见毛茬,她的腋下很干净,让我不禁联想她下面是不是也会很干净。
再来!
我当时有点惊。没想到她真的脱了衣服。我虽然不是处男,但是当时经验也不算多,而且我也是个比较绅士的人,其实是想给她台阶下的。但是她都敢了,我也只好开始第二局。
这一局我秀了一局awp也就是b46,虽然她冲的很猛我失误被她杀了4.5次,但还是稳稳拿了一局。

我又说,你给我买瓶雪碧就行了。但是她很赌气的不肯,想了一会,她把内裤一把脱下来。因为背心有一定长度,所以还能挡住下身。可我的脸一下就红了,小弟弟也猛的起立!

因为夏天,我为了包宿宽松,只穿了体恤和宽松的短裤,没有内裤。她肯定看见了我支起了帐篷,但是她把体恤铺在屁股下,一拍鼠标,说再来。

她在铺衣服的过程中,我避免不了的看见了她下面。虽然她有点胖,但是她的屁股很圆,下面那里的毛毛不多。这让我的小弟膨胀到了极点。我呼吸有点沉重,但还是尽量稳住声调对她说,不打了吧,你就一件了。

她看着我,这局你20个人头算赢,你要是赢了我全脱,你要是输了脱两件!我脱口而出,我草,我就两件啊。她问我敢不敢?

 
不能怂,干。虽然穿着背心,也看得出她的胸很大。这种微胖型胸大屁股大的丰满类型其实是我最喜欢的,我也想看看她的胸。

但是这一局我手抖得厉害,枪法失去了准心。小弟弟涨得厉害,加上眼睛无法控制的瞟向她的下身。杀到16个人头的时候,她杀了我10次,我输了。

虽然很不愿意,但是我也学着她的样子,很用力的一把脱下衣服。然后她得意的盯着我,那意思是我敢不敢脱裤子。我也一把把裤子脱下来。小弟就不受我控制的蹦了出来。我赶紧坐下,腿夹得紧紧的,不敢看她。

来,决胜局。我瞪大眼睛看她,还来?都这样了,输了没脱的了。她说,我知道怎么能打过你了,这把你肯定输!还是你20个,我10个。
这一局,我已经玩不下去了。在这种情况下,一方面因为弟弟的暴涨让我觉得难为情,一方面是她露出一半的屁股和摇晃的大胸实在太让我冲动。

我想扑倒她,想直接草她!这种冲动让我的心跳到了嗓子眼。喉咙发干。但是我还是努力压制着,尽力的去想爆她的头。但是换做谁,恐怕都没有握稳鼠标的能力了。

我又输了。我被杀的那一刻,放下鼠标,把键盘一推,靠在了沙发上。两腿不再夹紧,任由小弟弟硬邦邦的挺立。我喘着粗气看着她,一瞬间把所有的羞耻感都放下。故意让她看着我的小弟弟,心想着,我就输了,你还能怎么样。

她也看着我,就这么对视几秒钟。我开口说,我没衣服了,咋办?

 

她把键盘一推,站起来,迅速关掉了包间里的灯,她的显示器还有我的显示器。屋里黑掉的一瞬间,她骑在了我腿上,几乎同时,她的手抓住我的弟弟,对准她的洞口坐了下来!

她的动作很猛,一下坐到底。她下面已经出了很多很多水,所以我并没有不适,我也向上用力的迎,我们就这样都用着力让我插进她的最深处。几秒钟的时间空气都像凝固了一样。

我往下拉她的肩,她立刻低下头,我们就疯狂的吻在一起,这时候,我和她都被一种积蓄已久的激情所控制,已经完全不在乎什么技巧,就是拼命的吻,舌头拼命的缠在一起。她也开始用力的向下坐。

她的下面非常滑,里边的包裹性非常舒服,因为她的动作幅度力度都很大,十几秒钟我就要射了。我呜呜的想说不行,想拔出来,但是她仿佛什么都不在乎了,只是用力的扭动腰。我仰着头用力抓紧她,龟头在她体内无法控制的爆炸了,她知道我射了,却没有任何停止的意思。

早泄让我觉得难为情,尤其在这种场面下,我感觉非常掉链子。看她没有停的意思,一直保持动作,只有低微的嗯嗯声,虽然射精后继续摩擦会感觉疼,但我的会阴努力夹紧,让阴茎保持坚挺。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我发现我的阴茎屁股过去了射精以后的不适,而且没有软下去的意思了,我有点惊喜,开始配合着她用力上顶。
她就这样毫不减速的猛坐了十分钟左右,突然紧紧抱住我,下面也用力的夹紧,身体发出一阵一阵抖动。

她高潮了。

 

停了一会,她没有说话,浑身瘫软的坐回自己的位置。可此时我已经进入了第二次的状态,阴茎仍然挺立。我站在她面前,她看着我的阴茎,用手握住,拉向她,我向前挺腰,把龟头凑到她嘴边,她张开嘴含住了龟头。

她大概第一次太累,已经没什么力气,但是仅仅是含住龟头,嘴里舌头的小动作都让我很舒服。但此时我在兴奋头上,并且射过一次龟头已经不敏感了,这种舒服满足不了我。
我动作很大的把她放倒在沙发上,拽着她的脚向外拉。让她形成一个身体趴在沙发上,肚子在扶手上,腿向下的姿势。我站在她后边,一插到底!她张着嘴发出不大的呻吟声。

这时我才有机会抓到她丰满的大屁股。这种高大丰满型的女人给人一种不用怜惜可以猛草的感觉。可惜我经验不多,之前的做爱基本都是秒射。但是今天我进入了一种很难很难射出来的状态,我抓着她的大屁股,拼命倾泻我已经控制不住的兽欲,也有点对之前她毫不留情的报复心理。我每一次抽插都用力插到底,时不时弯下腰去揉搓她的乳房。

很大。

我脑子里一片空白,只能浮现出这两个字,剩下的就是用力干她的念头。她也重新进入了状态,因为怕被人听见,只是轻轻的呻吟。足足40分钟,我终于射出了第二次!这次射精我感觉足足射了半分钟!我用力顶着她,全都射在最深处!

我也瘫坐在沙发上,她靠在我身上也浑身无力。此时此刻我们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完全不认识的两个人,在激情过后,真的不知道说点什么好。

就这样在黑暗里沉默着。 过了一会,我感觉她从桌上拿了一包纸巾,擦拭自己的下体,我轻声说,给我一张。

她听到,并没有给我,在我耳边说了声,我帮你弄,然后就俯下身,把我已经软下的阴茎吸进嘴里,完全含进嘴里,吮吸起来。

 

虽然我的阴茎暂时不能硬起来,但是快感还是传遍全身。极品!我心里想。一个念头突然冒出来,我伸手打开了灯。她含着我的龟头看了我一眼,但没有停下,我就这样欣赏着她给我口交,心里产生一种感动。

我让她起来,坐在电脑桌上,这样她的小穴就在我面前。果然阴毛很稀少,肥美的馒头逼。高大丰满的女人拥有馒头逼的几率很大,稀少的毛毛是我的最爱。我俯下身,开始舔她的小穴。她闭上眼仰起头,然后问我,我又想要了你还行吗?我抬头也微微一笑,舔上她的无毛逼的瞬间,我就已经又硬了。我直接站起身,把龟头对上了她的洞口。她先有些惊讶,然后又冲我微微一下,有点调皮的说

来吧,决胜局。

后来我们就保持这种关系一段时间。我们一起打游戏,一起做爱。仿佛是恋人,又从来没有确立关系。仿佛是爱情,可也许就只是激情。可不论怎样,我们都没有再一次找到那一晚决胜局的激情。

 
 

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 门事件 ,本文地址:https://www.51changfang.net/post/10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