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来文学界有一件大事,就是鲁迅文学奖的颁发。武汉书记车延高获得鲁迅文学奖诗歌奖其实在门老师看来本没有什么,但是大家因为车延高政治职务的关系都对应的提高了很大的关注度。于是,翻出来车延高的旧作。翻出来武汉书记车延高羊羔体诗歌.

羊羔体作者武汉书记车延高

现在网络上一片泛滥,门老师就为大家节几段羊羔体诗歌让大家欣赏一下:

羊羔体-徐帆

徐帆的漂亮是纯女人的漂亮/我一直想见她,至今未了心愿/其实小时候我和她住得特近/一墙之隔/她家住在西商跑马场/那边,我家/住在西商跑马场这边/后来她红了,夫唱妇随/拍了很多叫好又叫座的片子……”

大家感觉如何,是不是有点不知所云呢。呵呵,门老师也是如此感觉。但是,我们怕是没有资格评论呢。最起码我自己就没有资格评论这所谓的羊羔体。因为我不是什么文学大家,也不是文学研究者,甚至没上过大学乃至现在我的身份只是一名农民工——手无缚鸡之力的农民工。就像诸位不是妓女于是乎不能了解妓女为什么不顾廉耻的出卖肉体,不是监理就不可能知道楼房桥梁建设的是否合乎标准。因为不了解,所以没有权利去指手画脚。

不管如何,就把我收集的羊羔体诗歌全集发出来供大家欣赏:

羊羔体-琴断口

  不去考证那把古琴损坏的程度

 

  只问,有没有人想去修复它

 

  琴断口不仅是过去的地名

 

  它有强调的口吻,在等一句对白

 

  断过的弦可以在断过的地方接上

 

  是啊,知音死了,还有那么多人要活

 

  灵巧的指头为什么不劝劝生锈的心

 

  水流向前,生者不该被昨天伤害

 

  一个亡魂也不该让你拒绝活着的人

 

  泪突然间醒的,从楚国的眼眶落下

 

  月湖盛满夜的沉重,月影梳理野草

 

  伯牙、子期就坐在记忆守护的坟上

 

  灵魂洁净,两袖清风

 

  真正的符号夷为平地,尘埃

 

  覆盖一切

 

  现在空和有是相逢一笑的剑与鞘

 

  两颗心的想念缔约,废除了距离

 

  琴断口,你的流水有韵

 

  述说一柄古琴摔出的佳话

 

  听话听音,我知道今天一定比昨天重要

 

  弯腰,我把时间扶起

 

  去古琴台拨弦,听高山流水

 羊羔体-刘亦菲

 
  我和刘亦菲见面很早,那时她还小

 

  读小学三年级

 

  一次她和我女儿一同登台

 

  我手里的摄像机就拍到一个印度小姑娘

 

  天生丽姿,合掌,用荷花姿势摇摇摆摆出来

 

  风跟着她,提走了满场掌声

 

  当时我对校长说:鄱阳街小学会骄傲的

 

  这孩子大了

 

  一准是国际影星

 

  瞢准了,她十六岁就大红

 

  有人说她改过年龄,有人说她两性人

 

  我才知道妒忌也有一张大嘴,可以捏造是非

 

  其实我了解她,她给生活的是真

 

  现在我常和妻子去看她主演的电影

 

  看【金粉世家】,妻子说她眼睛还没长熟

 

  嫩

 

  看【恋爱通告】,妻子说她和王力宏有夫妻相

 

  该吻

 

  可我还是念想童年时的刘亦菲

 

  那幕场景总在我心理住着

 

  为她拍的那盘录像也在我家藏着

 

  我曾去她的博客留过言

 

  孩子,回武汉时记得来找我

 

  那盘带子旧了,但它存放了一段记忆

 

  小荷才露尖尖角

 

  大武汉,就有一个人

 

  用很业余的镜头拍摄过你

羊羔体-徐帆

 

  徐帆的漂亮是纯女人的漂亮

 

  我一直想见她,至今未了心愿

 

  其实小时候我和她住得特近

 

  一墙之隔

 

  她家住在西商跑马场那边,我家

 

  住在西商跑马场这边

 

  后来她红了,夫唱妇随

 

  拍了很多叫好又叫座的片子

 

  我喜欢她演的【青衣】

 

  剧中的她迷上了戏,剧外的我迷上戏里的筱燕秋

 

  听她用棉花糖的声音一遍遍喊面瓜

 

  就想,男人有时是可以被女人塑造的

 

  最近,去看【唐山大地震】

 

  朋友揉着红桃般的眼睛问:你哭了吗

 

  我说:不想哭。就是两只眼睛不守纪律

 

  情感还没酝酿

 

  它就潸然泪下

 

  搞得我两手无措,捂都捂不住

 

  指缝里尽是河流

 

  朋友开导:你可以去找徐帆,让她替你擦泪

 

  我说:你贫吧,她可是大明星

 

  朋友说:明星怎么了

 

  明星更该知道中国那句名言——解铃还须系铃人

 

  我觉得有理,真去找徐帆

 

  徐帆拎一条花手帕站在那里,眼光直直的

 

  我迎过去,近了

 

  她忽然像电影上那么一跪,跪的惊心动魄

 

  毫无准备的我,心兀地睁开两只眼睛

 

  泪像找到了河床,无所顾忌地淌

 

  又是棉花糖的声音

 

  自己的眼睛,自己的泪

 

  省着点

 

  你已经遇到一个情感丰富的社会

 

  需要泪水打点的事挺多,别透支

 

  要学会细水长流

 

  说完就转身,我在自己的胳臂上一拧。好疼

 

  这才知道:梦,有时和真的一样

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 门事件 ,本文地址:https://www.51changfang.net/post/5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