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次日记门——香艳的情妇日记门。不同于以往的男人执笔的性爱日记,本次的情妇日记门女主角用自己的行动充分证明了谁说女子不如男。

最新门事件频发,日记门也一个接一个。最新的情妇日记门事件为大家记录的是:这个“情妇”毕业于2007年,是Y处长的老乡,因为父母托人找了这层老乡关系找工作,才认识了Y处长。日记中称,她在第一次来广州面试时,还怯生生地叫Y处长“叔叔”时,即被Y处长占有。最终,她在广州找到一份令人羡慕的好工作。此后,虽然刚开始并不愿意,对比自己年长许多的Y处长没有感情,但面对Y处长的邀约,她还是一再跟随他去开房..........

呜呼哀哉,门老师我草民一个。以常理度之,本对这情妇啊小三啊之类的道德败坏的事物是可忍孰不可忍。然而这一个接一个的情妇,一本接一本的日记,让门老师我发现我——或许也可以参与呢——情妇日记门之类的不是常态了呢。

哎,大家随我一起看看这情妇日记门的内容吧:

      2007年毕业时,由于老乡关系,我父母找了广州某go-vern-ment一官员联系工作,单位找了,就在第一次来广州面试时,在我猝不及防下,不该发生的一切发生了,事后,他说:“你不要有压力,来广州是一个崭新的开始,我从此也不会打搅你,这社会**太多,我曾经有个她,北师大的研究生,是系花,又是才女,我差点离婚,但是呆久了也没意思,就那2分钟的快乐,女人容易入戏,而且到最后什么都要!”
      没有丝毫的快感,只有恐惧,看惯了校园那些青春健康的身影和面庞,再看身边这个红脸花色和啤酒肚的中年男人(40),闻到下身那种异样的生味,我恶心的吐了一地,他说了句:怎样,我的大不大?粗吗?
      我面对这个一官半职的老乡,吓得一声不吭。他说:“现在的学校女生呀,对这种中年男人很难拒绝,我们看问题有很深刻的见地,又能在某些方面给人启迪与灵感,所以很有征服力的。你怎么这么怕我,我怎么那么喜欢你?”
       “请你尊重我,也对得起你妻子!”我只说了一句话。
      回到学校,这工作让我犹豫很久,去学校澡堂冲洗了3个小时,有泪水,有洗澡水,咬着牙,暗自发誓:坚决拒绝,不伤害他的家庭,如果再有下文,我不放过他!
    
       果然,羊城之殇就此开始。他越来越**,也为自己掘了埋葬事业和家庭的坟墓;我越来越丧失理性地发泄仇恨,剥夺他的一切。
明明看到酒店六层是西餐厅。确被他带进一个房间。
       一起落座,闲聊几句后,他拉起窗帘。黑乎乎的一片。带着酒气,我被推到床上。
       脑海的第一反应,我想起另一张面孔,一张无邪真诚的面孔和清澈的双眸。不是他!不是这张半老的面孔和衰败的身躯!
      他泰山压顶地下来,一分钟内推掉自己衣裤,什么话都没说,强行脱掉我的衣裤,简单而目的明确地进入,那个被万千人称颂的机械磨合运动在我却分秒难过,每次冲击,我都期望是SJ前的最后兴奋和GC时亢奋表现,他的嘴唇凑过来,我别过脸去。在我内心,能让我亲吻的是我的爱人,嘴唇是我表达爱的唯一方式。
      自娱自乐后,他起身去洗手间冲洗罪证。看着我下体流出的白色垃圾,我眼眶湿润了,自责自己的懦弱和抗拒的不彻底,碍于乡邻,碍于感恩,甚至碍于别人的误会,内心的委屈憋着,忍着,也酝酿了悲剧的发生。
      事实证明我想错了,虽然以为他几近衰败的身躯却焕发出惊人的持久和亢奋的凶猛生理机能,这是我始料不及的。把我拖在床沿,他站着运动可以让地动山摇,虽然我不在状态,他依然**不减,高速运作。这就是男人脱离情感的欲。
       半小时后,我没有复苏,他又释放了第二次。
      我以为,那会是个无眠之夜。谁知道,他开的是钟点房,刚好满足他生理欲望2次周期的时间。我真傻,竟然不知道他要回家向老婆交差的,现在的go-vern-ment官员夜不归宿太明显,钟点房市场催生了娼妓经济。
下周学生开始去惠州实习,临行前一起会餐。在觥筹交错的霓虹里,我似乎有丝隐隐的失落与空虚。莫非,这是生理依赖产生的心理依赖?太可怕了。我不寒而栗。
       也许是心灵感应,我放在餐桌上的手机剧烈震动,是姚的信息:我想来看看你!
       “行”这是我第一次没有拒绝。
       小车依旧停在校园熟悉的大道上,想着自己肮脏与卑劣的行径玷污了象牙塔这方净土,心里就如打翻了五味瓶。
      车行至罗冲围,强烈的自责让我无法平静,再扭过头去看到那张成熟沧桑的面孔,我再也无法自持,于是大叫“请停车,我要回去!”边说边拉开车门。
       “怎么了?你怎么了?他一时没反应过来。
       “我不想去,我回家有事,对不起!”
       “那没什么,一起吃个饭,我送你回来,你知道吗,我在北京出差时,接到你的信息回复,我就买了当天的全额机票”
       他把我带到了某农大学的竹园宾馆,因为他住那里的家属楼。
       “要不去我家,今晚她不在家”
       “那不行,难道在你家的大床上,你没有心理阴影?”
       “……那算了,就在宾馆吧!”
       期间,他特意给他老婆发了信息,欲盖弥彰地表示了牵挂,然后才放心地退下裤子。
       这是我第一次和他通宵共眠。他鼾声如雷,我辗转不安。
       突然手机响起,他对我作个“闭口”的手势,忙光着身子坐在床上,“噢,今天市长那个采访报告麻烦在广州新闻台9点重播……”
       回过头来,他一手放在我身上乱摸,一边回着电话,我忍不住地呻吟一声,吓得他马上跳下床光着身子坐到沙发上继续谈公事。
       完毕,他说:“你看,这就是go-vern-ment部门的行政效率,哪里都要买账。”
     
     
      能把另一个女人带到自己和老婆共榻而眠的婚床上**,这男人也是色胆包天了。婚外性,你在道德和良知的天平上究竟有多少筹码?
  此时此刻的我陷入深深的惶恐与自责。我可以预见不久的将来自己的一无所有以及这个男人将会带给我的灾难。
      在假期的一次同学聚会上,几对当年孔雀东南飞的情侣相聚在体育中心一家餐馆。毕业一年了,往昔的豪言壮语犹在昨日,却又恍若隔世。曾经奋斗的心酸,曾经毕业的憧憬,曾经寄予羊城的美好,却被自己“小三”的“光环”弄得灰头土脸,生不如死。不过,从某种意义上说,我不是三,他没有给我一分钱,除了几张他们处发的购物券,而且,他极少夜不归宿,也从来没有影响家庭。对于他,我只是他空闲时候利用钟点房寻求性刺激与发泄性饥渴的异性。因为我的不入戏,让他肆无忌惮地毫无后顾之忧,永远不用担心后院失火。
       一直走神,同学举杯:“祝贺你,工作那么稳定体面,又待遇丰厚,真是掉进蜜罐子了!”
       “是吗,要不咱们换一种状态,我情愿守住清贫,耐住寂寞,也不要这虚伪华丽的外壳。算了,个中心酸,不言也罢”倒满酒,举起杯,和着泪水,我一饮而尽。
       从此,我知道自己已经毫无尊严,面对昔日同窗,只能感叹:愧对母校教诲,无颜见江东!
       一段时间,我关了手机,也设置了黑名单。想结束,不管结果怎样。我愿意焚琴煮鹤。
      同时,我开始失眠,憔悴,厌食,对自己人生定位不准,也不能坚决拒绝,不算情人,不算二奶,不算三,青春、健康、情感一起沦陷,连同人性。我的忧郁成了学校公开的秘密,渐渐地被摧残了斗志,陷入了情感与**的怪圈。
     
       我算什么,那个钟点房是我一辈子的归宿吗?
...................

什么,没看完?没看完继续啊!额,没有了,没有了就没有了吧。你也知道,和谐社会,这些不道德的糟粕我们还是少接触的好。况且我还没找到完整的情妇日记门全文呢,呵呵...........看着有看H文过瘾么,有看羊羔体诗歌长学问么?

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 门事件 ,本文地址:https://www.51changfang.net/post/5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