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素来喜爱含蕴之美。花半开,人微醉,欲语还休。所以中国的诗歌是“欲辨已忘言”的意境之美,中国的水墨画是“月朦胧,鸟朦胧”的意向之美,就连中国的书法也讲究笔锋露白,潇洒飘逸的神韵之美。读司马迁的《史记》,往往寥寥几个字,人物性格跃然纸上,还各不相同,这就是中国文字精妙之所在。可能太过极致的东西,反而不如留有余地更具美感。

 
世间人情亦如此。真正的朋友,未必需要每日杯觥相错,秉烛并榻。朋友,兴来则三五小聚,品茗对酒,意尽则一揖而散。如陶渊明般率性:“我醉欲眠卿可去”,友人们也丝毫不介意,纷纷起身告辞,下次照样如期而至,欢会如旧。
 
“相见亦无事,别来常思君。朋友见面,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要做,特别的话要说。可如果真有阵子不见,心底总会有所挂念。不经意时常常会想起一些人,或是年少发小,或是熟识老友,感觉犹如一杯热茶在手,心头也会暖暖的。任时光老去,纵使一生不见,你仍然在那里,人面桃花,笑意相迎。
 
 
 
真正的知己,无声胜有声,尽在不言中。一点灵犀,无需经营。一切契合,无需刻意。
 
知心的爱人,即使不能耳鬓厮磨、朝朝暮暮,也会情深意笃、不离不弃。因为彼此留出一点空间去欣赏,留出一段时间去品味,甚至怀抱遗憾去追忆,都可能会收获一份意想不到的美。
 
自己独爱含蕴之美,是因为害怕事物走向鼎盛至极后的衰退,这种退变更让人觉得伤感。就像绚烂焰火过后的天幕更为寂寥,怒放之后凋零的花枝更为惨淡,担心自己无力承受,会像宝玉一样,在大观园里的喧闹散场之后落寞的叹息。而含蕴的美总留有空间的,上升的、永无止境的,不会让你觉得现在的美好时刻已经是抛物线的顶点。
 
不要让一场花事开到荼蘼,不要等到情到浓时情转薄,一切都还只是初遇时的美好。还没有开始便不会结束,还没有达到高潮,便不会低落。凡事月盈则亏、盛极必衰,那么世间的种种,留它几分不种不收,便好。

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 门事件 ,本文地址:https://www.51changfang.net/post/8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