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的时光】

 
一生中的许多时光,只猫在一个地方
就像雨一样慵懒,像风一样厌倦
 
一生守着一扇窗户。流星,流萤
流水,流年。看白的云,或黑的云
眼瞳里的光彩,开始一点点暗淡
她们在说:你,将去往迟暮之年
 
一生中的许多时光,只有过一段情致
就像泥一样开裂,像花一样萎谢
 
一生遇见一个女人。谈笑,戏谑
欢喜,怅然。轻松地爱,或沉痛地爱
灵魂的檀香,渐渐游离躯体的贝壳
上天在说:你,一生快要走完
 
【漫天大雪一片白】
 
漫天的大雪,一片白
这白,就白在了纸上
白在了远方,在时光深处
 
乡野阡陌的草垛,照样土黄色地陈列
曾经年少的我,看着它们丰满
看着它们消瘦
 
当大雪到来之前,祖辈们的坟茔终将迁移
 
长眠于此的先人啊
惊醒后,会否安详依旧
 
循着水声稀疏的溪流
我屏气敛息,停停走走
我只想找回你们,掩藏在泥土背后的黝黑面容
 
这么多年,那些与你们共度的日子
总会像漫天的大雪
时不时飘进我,落叶萧萧的心头
 
人过晌午,对于生死
自有太多的感受
就是此刻,一片画在纸上的雪白
漫溢成为无边无际的念想
濡湿,滞重;飞舞,汹涌
 
【家乡的味道】
 
家乡的味道,是蕃薯干的味道
是母亲是姐妹的草叶味道
一个用地瓜土豆喂养起来的儿女
身上是永远的阳光的味道
 
家乡的味道,是米粉干的味道
是父亲是兄弟的树根味道
辛勤地劳作,谦卑地活着
生命里历久弥新的是泥土的味道
 
家乡的味道,是咸菜干的味道
是告别和成长的信风的味道
俳佪中走远,顿释后回还
即便衰老,一路传承的仍将是血液的味道
 
【十月赠言】
 
北雁南飞,稻谷金黄
广袤的土地,沉睡后还会苏醒
 
十月,又一场干燥的风里
人们开始了收成
 
颗粒归仓,儿孙满堂
这样的祈望,正如岁月悠长
 
无数个日子,像树叶一般飘落
年轻的人去向远方,年迈的人留守故乡
 
【流年】
 
窗户外面,棕榈树骨砌起了三层高楼
叶片的毛发稀落,也剑指穹庐
白昼的天光,剩下最后的一截
 
我只是一个老式的手艺人
铜匠银匠或者是篾匠锁匠
整日尽低下头,一寸一寸地蹉跎年月
足以让你们遗忘
 
蔑条细长啊,翻卷起落
所有的青绿,都留在了春山之外
各种花色的银饰,样貌温和
佩戴它们的人,却早已失去了联络
 
那些旧款的连心锁和长命锁
铜质的性子,被忍耐久后一点点消磨
一点点退减去鸡冠的缨络
只是在四下静寂的时候,闪出暗淡的光泽
 
就这样,我唯有守住自己的一些前尘往事
当风冷了,指节上比铜钱小了些许的老茧
发作时,还会隐隐地生疼作痛

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 门事件 ,本文地址:https://www.51changfang.net/post/8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