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两年,“萝莉控”这个词出现的频率越来越高。
“萝莉控”说的直观一点,就是对年纪偏小的女性有着特殊喜好的一类人。也可以说,是轻微恋童癖的一种表现。

 



不过,随着“萝莉控”的群体在不断扩大,也引起了我的好奇。
无意间看到BBC的一部纪录片

《日本未成年色情交易》

 



一位名为史黛丝·杜丽的BBC记者,探访了这个光怪陆离的色情王国。
她热爱东京。

 



不管你是新司机还是老司机,应该都对日本发达的色情产业有所耳闻。
但是未成年人,怎么会跟成人产业扯上关系呢?
首先,我来给大家介绍一下背景————

 



日本在2014年之前,收藏儿童色情作品是合法的。直到14年后,日本政府才通过了一项法律禁止消费儿童色情产品。

 



但是你在自己电脑上看,是没关系的……所以性化儿童的现象,依然存在。
BBC这次拍摄纪录片,就是想要探究,在这项法律已经实行了两年以后,情况是否有所改变。
在东京的街头,随处可见穿着制服的女学生形象——

 



 



在日本街头广告上,最常见的就是身着校服的女学生。

这种现象被叫作Joshi Kousei,或是JK,意即「女子高中生」。
JK在日本,已经形成了一个产业,记者来到了一条“JK街”。

 



很多穿着校服的年轻女孩在街头举着传单,招揽生意。大部分女孩都还未成年。

 



男人付了钱,就能和她们拉拉手,散散步或喝杯咖啡。
若是价钱合适,还能在姑娘腿上睡一觉。

 



史黛丝刚想上前跟女孩对话,便立刻被一名男子制止。
男人态度十分蛮横,要求删除视频。

 



甚至,叫来了警察。

 



可警察来了之后,却没有站在她这一边。
对记者说:“请把你刚才拍的都删掉,你可以拍点别的。”

 



史黛丝不甘心,下定决心再去挖掘一些与女学生有关的交易。
在日本,有300多家专门做这种生意的JK咖啡厅。
据估计,有差不多5000名女高中生在这种咖啡厅工作。

 



顾客大多数是中年男子,花35英磅(约295元人民币),可以选一个女孩陪聊40分钟,还有免费啤酒供应。
聊天内容,什么都说,但主要还是男男女女那些事儿。

 



大叔们来到这里是为了消遣,双方私底下见面是不被允许的,当然也不能发生性关系。

 



在日本,这种咖啡厅是完全合法的,女孩子们到这里工作,主要是为了赚零花钱。她们知道自己青春是有价值的,也知道穿JK可以让她们受到关注。
许多日本人认为JK行业带来了一系列不良影响,包括物化女学生和为性交易提供渠道。
成年男性比起未成年少女当然圆滑世故得多,事情发展很有可能超出女孩子的初衷,甚至把她推进火坑。

离开JK咖啡厅,记者随一个「未成年女性保护组织」转战涩谷街头。
负责人纯说,涉谷除了是时尚中心,也是皮条客诱拐女学生进入色情行业的猎场。

 



皮条客专挑那些看上去孤单或漫无目的游荡的女孩下手。

 



有些皮条客的背后,甚至还有日本黑帮的势力。
为了更深入地了解“未成年色情交易”的现状。记者约见了一名17岁的女高中生,她现在也是一名妓女,周末在一间“流动”咖啡馆工作。

 



生意好的时候,一天能接到5到6个客人,由于她是未成年人,所以一次能拿到3万到6万日元(约为1818到3636人民币),每周收入相当可观。

 



表面上,她很喜欢也擅长她的工作,但谈话逐渐深入时,才了解到背后的真相。
接客的女孩,大多是身不由己。
她们要么有家庭矛盾,要么是寂寞空虚,当然也有人是为了攒学费。

 



而她自己,是因为有抑郁症,想自残。

 



2016年,联合国发布的一份针对「买卖儿童、儿童卖淫和儿童色情作品行业」的报告中,严重批评了日本政府对待JK行业的态度。
联合国要求日本政府,加大解决这一问题的力度,保护未成年受害者。
但实际上,色情音像制品,只要封面标注了模特已满18岁

 



不管模特看起来是不是才刚上学

 



就是合法的。
在英国已经被禁止的X级色情漫画——

 



在日本,漫画家和出版商却以言论自由为根据来捍卫它。

 



光是2015年,这类漫画就卖了20亿英镑,遥遥领先于其他出版物。
不改变这种思维方式,便无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只要那种嗜好还在,就依旧有需求和市场。

一天早上,史黛丝来到了宁静的东京近郊。
前往一个正在拍摄Chaku Ero(色情写真)的现场。

 



Chaku ero (情色写真),因为不露三点,所以可以拍摄任何年龄段的女生

 



赤裸裸的擦边球啊!

制片人认为,在日本有很多人都是萝莉控。
Chaku Ero满足了某种人的性幻想,所谓的「处女情结」。

 



在制片人的眼里,这只是单纯的生意而已,拍摄越年轻的女孩子,能赚的钱越多,何乐不为?

 



但记者问了这样一个问题——“如果你女儿也去拍这样的照片,你觉得可以接受吗?”
他沉默了一会儿,给出了这样一个答案——

 



很多人在看过片子以后认为记者在片中的观点高高在上,对于真相的挖掘停留在表面。

 



 



但我更赞同这位网友的说法——

 



这件事情,不是能用——“这是我们的文化”

 



 



“我是恋童癖,如果可以的话我想跟小女孩发生关系,但是我对小孩子并没有威胁”

 



——这些说辞简单搪塞过去。

恋童癖和LGBT人群最大的不同,在于儿童还没有能力为自己做选择。用一名NGO志愿者的原话来说,这就是强迫和虐待儿童。

 



日本政府在这件事情上的作为,也非常令人寒心。
儿童色情作品的出版商有上千家,但日本政府在2015-2016年因为私藏儿童色情作品定罪的人数,一共37个。
对比英国在2015-2016年,因私藏儿童色情制品逮捕了超过5000人,这其中481人被判有罪,这个数字实在是太小了。
而日本国家警察局青少年部部长是这样说的——

 



就像片子结尾说的一样,你可以颁布法律来禁止这些事情,但你不能进入人们的大脑关上开关。
想要彻底改变片中那些现象,光靠强制力量远远不够。
思想和观念上的改变,才最重要。

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 门事件 ,本文地址:https://www.51changfang.net/post/9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