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来谈谈滴滴这个悲剧事件最终不可挽回地发生背后的多重原因,主要围绕案件三大元素展开,滴滴,警方,杀人凶手。

一、滴滴:资本的傲慢


      最让我气愤的就是已经被投诉有犯罪倾向的司机,居然没有受到滴滴方面的任何注意以及进一步调查,滴滴巨大的利益车轮滚滚向前走,在企业文化与服务准则里,一点儿也看不到为用户着想的意思,完全不把用户的切身安全放在心里,这是资本的初步傲慢。

     滴滴为了节省成本开支,作为一个以私密空间且移动性强的私家汽车作为平台载体,进而提供服务,明知安全性要求应该明显高于一般的服务行业,把司机、用户的反馈接口------客服平台,交给外包公司,然后层层转包给了一群在紧急情况下呈现出来的压根没有任何专业性可言的客服人员,这是资本的进阶傲慢。

     为了资本的迅速扩张,榨干市场份额,扼死一切竞争对手,推进上市计划,滴滴作为责任主体,放松司机准入接口,允许有吸毒,贩毒,抢劫,强奸等严重刑事犯罪份子洗白后成为司机,利益环环相扣,为了钱,什么都敢,没有什么不敢,让普通群众本应该没有什么机会接触到的潜在危险人员,一下子就摆到明面上来,极大压缩了用户的安全空间,这是资本的疯狂傲慢。

     当资本足够强大时,拥有的话语权就越发恐怖,滴滴在接到第一次民警的要求合作的诉求时,如果是一个几十人的小企业,大家心里都有数,企业会主动去核实警察的身份信息,配合工作,事情就不会存在这么多次的反复告急之后,才会姗姗来迟交出能够供警方有效追踪的信息。唯有这样的巨型资本怪兽,才敢如此睥睨一切,在这一点上,国内BAT等等公司都不是随便的基层警力持证持文件能够轻松获得配合的,哪怕是有要紧的事情,也是要经过层层报告,向上逐级反映,这是资本的完全体傲慢。

     在犯罪份子向被害人伸出魔掌时,作为具有逃脱不了责任也最应该第一时间站出来予以帮助的主体,反而松开了上面四颗傲慢的纽扣,露出令人愤恨痛恶的圆滚滚的资本肚皮,然后袖手旁观,令被害人错失了最佳救援时机,最终导致了悲剧的发生。

      滴滴的责任我已经概括的非常明确l了,但我仍然要理智地说出以下观点,尽管这些可能会被痛骂:

      在我的各种社交媒体的时间线里,呼喊声最高的就是声讨滴滴作恶,呼吁其倒闭关门,在内心里,我也是这样想的,可世界上,没有那么多​心想事成。

      如果舆论能阻止资本的罪恶齿轮?那么请你现在立刻马上就去使用一下百度搜索引擎。

      魏则西不是第一个,也绝不会是最后一个。

      如果没有另外一个资本进入竞争,那么拥有垄断话语权的独家资本作恶程度就会顽劣到不可摧毁,网民再多的口水也无济于事,顶多是资本大车稍微顿挫一下,然后继续若无其事地前行。

      所以,滴滴不会,也不可能被关闭,一个市值九十位数不止的资本集团,怎么可能因为区区几条或者几十人命就倒闭?

      话这样说很冷血,但是没有办法,事实就是这样,在资本机器面前,人命太渺小微不足道了,古代如此,现今也是如此,国外如此,国内亦如此。今天如此,以后还会如此。

      这就是最令我痛心的地方。

      单个的人或许是有人性有人情味的,几十个人组成利益共同体后就说不定了,扩展到几百个人就比较难了,发展到成千上万的大型团体时,可以说很难了,这个利益共同体越大,人命被换算成赤裸裸的数字时的速度就越快,态度就越无情

      这就是为什么滴滴的道歉信,那么没有一点诚意,通篇就是大不了钱可以搞定的口气。

      因为这是错综复杂说不清的利益团体的受压应急反馈,而不是个人单方面声明。

      以上我不是为滴滴开脱的意思,我是在具体而论分析,因为工作的原因,我接触过许多过好几个大型矿企,这是一类危险性显著高于其他行业的企业,每年都有数量不等的工人因工受伤或者死亡,最后都被换以冷冰冰且通常都较廉价的数字,而且立马就会有新鲜的血液替代进来。

     这意味着,当利益共同体包裹在一起时,个人不想作恶,也只能选择默认,这份工作你不想干,你可以走,马上就会有人替代。

     注意到这里,就是无论如何,那个需要作恶的位置上总是有人的。

     这就是资本的可怕之处以及傲慢来源。

     资本是不会屈服于舆论的,资本只屈服于更强大的资本以及权力。

     除了破除垄断,引入竞争对手,让恶劣的资本因为市场的自然断血而不得不改善服务提升质量进而寻求生存之外,还有一个方法可以束缚资本作恶,那就是权力。

     诸位已经见多了许多在美国发生的因企业方过失而损害消费者利益或者生命安全的案例,权力对资本作恶的处罚是非常昂贵的,千万美元,数亿甚至上十上百亿美元都不少见,这个巨大的代价导致相对情况下美国本土企业的作恶空间非常小,这个情况如果放到滴滴上,单凭滴滴为了省几十亿专业客服人员成本而寻租不专业的外包团队为几亿用户提供不专业的客服平台,权力给滴滴开出百亿罚单,滴滴就不得不反思核查成本方案,进而构建专业的客服团队这一点,就可以有效减少危急情况得不到足够的重视,进而明晰的上报通达,就能很大程度避免类似悲剧发生。

     再一点,只要发现资本作恶,比如违规允许不合规定的潜在危险人员通过司机审核,任职滴滴司机接单,那么巨额罚金伺候,只要这个罚金大于滴滴寻求合规合格的司机成本,资本自然就会循规守矩在圈子内运转。

     资本是没有自觉性的。

     人都很难有自觉性,何况由成千上万不自觉的人组成的利益共同体,大资本集团呢?

     为什么个人违法,通常情况下会受到再也不敢违法的处罚与震慑。

     那为什么资本违法违规,很少看到权力做出能够震慑资本作恶的处罚以及对其他企业的震慑?

     前面那个不痛不痒的三百多万?如果是三百亿的话?

     如果权力强制滴滴,再出现类似这样的案件,赔偿改到滴滴说愿意赔偿金额的十倍甚至几十倍?

     资本是没有良知的。

     当一个人被利益驱动时,他的良知还能与大脑沟通,当参与的人越来越多,走到统一战线的时候,良知已经与大脑强行脱节了。

     这里的意思不是说滴滴的员工都没有个人良知,而是说,当面对集体利益受损时,个体很难去做出维护客户利益而违背利益共同体的利益的举动,而更多是,主动或被动参与到侵害客户利益而维护“大家”的行动中来。​

     滴滴不会倒闭,而且就算倒闭了,明天出来一个AA,或者BB或者CC,这个资本是一样不会有自觉与良知,如果资本不被更强大的资本所鞭策或者被权力所强力监督。

     问题不在滴滴,而在“滴滴”。(看到这里认为我在为滴滴洗的直接右上角吧)

     所以指望“滴滴”能够被舆论震慑而有所收敛的朋友,可以歇一歇了,如果舆论能够钳制资本齿轮,那上街游行就能共建和谐社会了。

     人家拿人命都不当回事?又怎么会在乎你发的几条微博?

     记住,滴滴做出顺风车下线的举动,不是因为网民们几亿条微博,而是因为被浙江运管局以及更上层的权力机构约谈了。

     当然,舆论有个好处就是可以给权力舆论压力,进而让权力来限制资本。

     但资本至始至终只能被更强的资本以及权力来限制,才会收起傲慢的嘴脸,进而朝着良性的方向运转。





二、警方:权力的有失偏颇





      这不是马后炮,上一次空姐被害事件进入公众视野后,就有许多网民以及安全人士提供了建议,在一些发达的城市,其实已经有类似的系统了。比如,权力可以从其他维度对资本潜在的作恶行为进行管控,前段时间我给武汉网安做了个小项目,才知道,像斗鱼这么大的网络公司,是有警务室驻场工作的:

     点右边打开链接→http://m.detu.com/zh/pano/show/469766?from=singlemessage

     网络直播野蛮生长,许多有危害的低俗以及违法信息,光靠企业单方面来打击清理,是远远不够的,派专人入住,接入专用的防火墙等系统后,斗鱼的产品健康度就得到了一个很大的提升。

     滴滴作为以实体汽车为载体需要两个陌生人依靠订单来粘合的服务平台,偶然性与小概率事件发生的可能性比任何一个行业都要高的多,都比斗鱼更加需要需要类似的“绿色通道”来保障紧急情况发生时,受到危险的人员能够第一时间获得专业以及可靠的救援服务。

     警方与滴滴配合,在客户端开发一个专用接口,使用人面临危险时,发出求救信息,经过二次确认后直接共享自己的位置信息到警方的综合信息平台,诸如此类可以深度契合的方式,权力只要想,没有滴滴不会配合的。

     以下一段,是写给乐清看的,本人拒绝任何形式跨省约谈喝咖啡喝茶,我很忙,没空谢谢。

     在这次事件中,乐清警力方面的表现虽然相比滴滴方面极度的资本傲慢以及不负责任的​态度,无可厚非,但是我仍然要明确指出:

     乐清警方,你们真的有尽力去挽救被害人了吗?​

     在​第一次要求被滴滴敷衍拒绝后,以警察系统的丰富经验来看,应该可以判断很有可能出事了,然而在到晚上八点几经转折得到有效追踪信息的中间那么长一段时间,有没有将滴滴拒绝提供信息这一紧急情况逐级上报到能够搞定?基层警力既然搞不定傲慢的滴滴,那就让乐清警局局长来,再不行,让温州市局的领导来?在中国有不配合警察工作的企业?全世界有这么牛逼的企业吗?

     温州市市公安局副局长、乐清市警局局长蒋荣国先生,你搞不定滴滴客服???

     请你告诉我这个有知情权的中国公民,事发当天下午,您是如何一步步处置这一案件的???

     下午四点到晚上八点这段时间。

     当然,中国毕竟也是一个言论自由的国家了,如果您选择回答无可奉告,那我也无话可说。

     国家领导可以逢年过节给老百姓送粮油,省市级领导可以去医院探望慰问受伤英雄,植树节种树,参加大型基建的开工仪式,人命关天的时刻,你给乐清(温州)市移动公司打个电话调取下被害人手机信号位置或者说你亲自出面向你的上级寻求帮助,是件很难的事情?

     难不成这个滴滴还无法无天了?

     那你们最后又是怎样让滴滴交出信息的?

     在第一时间意识到自己下属不够格搞定滴滴这个资本巨头的时候,你凭自己多年从基层摸爬滚打的工作经验就应该明白,接电话的这个傻逼员工以及TA的直属领导压根就没有搞清楚事情的严重性,才会如此傲慢,不配合工作,如果​你负责出面直接联系他领导的领导的领导,这事会发展到如今这个地步?​

     被害人之死,你没有失职行为吗?心底没有一丝内疚吗?

     你真真切切把被害人当作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主人翁了吗?​​

     你还记得自己宣誓加入中国共产党,成为一名光荣的人民警察的誓言吗?

     算了,我也没什么好说的,只能说业务水平还要加强,​学习下南宁警方吧​:

     点右边打开链接→https://media.weibo.cn/article?id=2309404255574400348197&sudaref=weibo.com

     我们把话说回来,假设这次车上的是你某位领导的女儿(当然,实际上这是没可能的),你会等到从第一次被敷衍到晚上八点一起四个小时才要到司机信息?

     或者说的更直接一点,如果万一是你自己在深山老林走丢了,你猜多久你就能回到办公室里?

     作为一名诚挚的爱国者,我从来不讳疾忌医,中国在建设和谐社会的进程中,还有很长一条路要走,其中最艰难的一条路就是破除权力的有失偏颇。

     此处省略三千字。




​三、杀人凶手:教育的任重道远





      前面两节,我们讲的都是,问题已经发生了, 着手当下如何去解决问题,最大程度止损已经在实施中的犯罪,最后一点,我们来谈谈,如何预防犯罪。

      打击犯罪就像打地鼠,永远也打不完,人类社会已经有了几千年的历史,犯罪这个现象在各大洲各个国家都从未灭绝过,上至发达的灯塔国,下至穷困的黑国。

     从根本上解决犯罪问题,还得从预防犯罪做起,而不是出了一件事就解决一件事,滴滴作为资本有他的罪恶之处,权力作为暴力机关有他的疏漏之处。

     但真正杀人的,是那个杀人凶手,这是被害人死的直接以及根本原因。

把打车公司关了,想要犯罪的罪犯会通过别的渠道去行凶。

     警力资源也有限,不可能这个国家的每个角落每个时刻都有警察在盯着。

     总有看不到的角落,总有阴暗之处,总有罪犯行凶的时机。

     法律是来惩罚已经发生的犯罪以及震慑想要犯罪的心思,那么教育就是来最大程度让人感受温暖,自律自控,软化邪念而不去犯罪。

     杀人的那个凶手交给法律去判决,我想对他说的话,大家都已经说过了。我这里要讲的是如何从教育的角度来为这个社会减少犯罪率,纵观以往的暴力刑事案件,我们可以发现,绝大多数罪犯都是素质低下,没有怎么念过书甚至完全没有文化,性情不稳定,经济条件差的人群。

     高素质人群中的确也有不少暴力或者高科技杀人犯,比如化学物品,但是我们可以轻而易举查阅已有的数据资料并辅以常识来证实,暴力犯罪刑事案件在越高学历人群中就越低。

     我自身出生于水沟沟边农村,也是留守儿童长大,童年时期常年父母不在身边,少年时期开始住宿制留学,爷爷奶奶带我也管的少,可以说能够心智较为成熟的长这么大,几乎全得益于学校以及社会、长辈的教育,少量的一点点靠自己看书领悟。

​     教育让我能够自主阅读文字学习,使用科技产品,感受美好的生活,并期望更优越的条件来满足自己的欲望,也知道犯法的后果,以及培养了我的自尊,人格正常,我不会为了一时一己的邪念而去做有损人格践踏他人的尊严以及蹂躏身体的行为,我也通过自己所受到的教育而培养了自己谋生的能力,拥有了一定经济收入,这意味着我不会为了生存或者性欲问题而犯愁,或者进一步的暴力犯罪。

     这就是教育的作用。

     我无法想象如果我是一个没读过书,父母也没有正确教育,在旁人看来没有什么用也自暴自弃,又没有收入来源的人,又欠下一笔还不上的债的情况下,自己的犯罪率将会提高多少个百分点。

     以上这段不是为那个凶手开脱,只是在分析一个人是如何走上犯罪道路。

​     每个人都会有邪念,区别是邪念的生长状态,以及控制邪念的能力。而教育的作用即压制邪念的生长,以及给人予温暖,自控的能力。我相信,所受到的教育、感化越多,那么自控自省自警的能力也就越强大,想犯错的念头就越少。

     近年中国在经济高速增长的过程中,农村青年劳动力被大量吸引到了城市,而由于户籍问题等诸多因素,留守儿童无法跟随父母受到最亲切的教育,农村地区的教育资源又可谓是少的可怜,这样又导致了师资力量不可避免地向城市倾斜,然后形成恶性循环,农村人口所受到的教育水平越来越难以得到保障,甚至出现了断层。

     每次出现类似暴力事件后,我见到有一种声音,在网络上传播,大致意思就是女孩子穿的少不是你男人伤害他的理由。

     实际上,这大多数都是一种群体自我安慰,因为暴力犯罪的人可能压根都看不到这些,或者就算看到了,也完全无动于衷。已经红了眼的人,扭曲的人格,是不会被短暂的温情以及训导所感化的​。

     这些话只能给高素质流氓看看或许有点效,但可惜,恶性刑事案件的大多数罪犯都是低素质的。

     把话说回来,如果不在根本问题上解决教育的问题,将教育的雨露灌溉在祖国的花朵之上,永远都是杀人-死刑,杀人-死刑的无解循环。

     每个人刚出生的时候都是祖国的花朵,可为什么到最后有的人却成为了恶魔之花?

     我想,每个人都应该好好想一想这个问题,的确,杀人犯判凌迟也不为过,可难道,我们受了这么多年教育,就只会老祖宗传下来的那一句:“杀人偿命 天经地义”?​

     做侩子手很简单,只需要一刀下去就行了,当需要砍的头多到一定程度时,是否应该想想,如何从源头上来思考问题,为什么有这么多需要砍的头?​

     教育之路,任重而道远。


     结语:​

     教育是最有效的文化镣铐,惩治犯罪的成本要远大于教育。

     权力是钳制资本最有效的武器,除此之外,还应让资本进入市场自由竞争,参与优胜劣汰。

     权力公平,不失偏颇,最能够合理配置资源,消弱社会矛盾,提升公民安全感,幸福感。


     假如这三个层面都做足了功夫,那么在我有生之年,能够看到中国成长为一个令人脚踏实地觉得骄傲的国家的希望就很大了。

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 门事件 ,本文地址:https://www.51changfang.net/post/9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