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欠别人的,终有一天会还给另一个人。屡次被人爱过,也屡次爱过人,最后还是要说自己不知珍重,辜负了许多盛情和美意,在此,一并道歉了。

 

本人出生在江边某县级市,幼年家境富足,后来家道中落,父母也离了异,成年以前分别跟过二老生活,从小对长辈们的爱恨情仇冷眼旁观,为了不招人嫌,献媚于父母,叫过不少“叔叔阿姨”,也知道了成年人的世界有多混乱。有人说,离异家庭的小孩大多性格有缺陷,我本来不愿承认,可最近几年想想,也许真的如此。我对爱情一直满怀憧憬却又没办法去珍惜,没办法去毫无保留、义无反顾、奋不顾身。这些后面会提到。

 

第一次手淫是在小学,有一天躺在床上,无意间碰到了二弟,居然发现会硬,然后用手去摸会觉得很舒服,舒服到一定程度,会浑身一颤,然后那一瞬间的感觉现在已经难以形容,但只记得是从未有过的美妙滋味。那时候也不懂,而且还没有精液射出,所以很久之后才明白是怎么回事。

 

第一次接触到A片,是在初一。那是暑假,我被送到亲戚家住,过了一阵子才回家。我母亲与男友大概是忘了我要回家了,所以VCD里面放这两张碟。我回家的时候,家里没人,准备打开电视找碟片看,发现那两张碟之后如获至宝,彻底打开了欲望之门。不知道大家小时候有没有这样的经历,就是在一家人一起看电视或者电影的时候,如果碰到了亲热的镜头,总会莫名紧张,想看又怕被发现,然后悄悄观察大人的反应,很尴尬很紧张又觉得很刺激。在那之前,我就是处于这种状态。所以在那两张碟出现后,一发不可收拾,先是悄悄翻遍了整个房间,找到了那两张碟的藏身之所,接着每当家里没人,就会立马翻出来,放进去,反复看,至今依然记得那是两部欧美片,女主一个金发,身材纤细,肤白貌美,眼神撩人;另一个黑发,皮肤略黑,人高马大,叫声粗狂,还会在做爱的时候尿尿。两张碟反复看了至少几十次,每次看完还要原封不动放回远处,不敢有丝毫懈怠。

 

之后,渐渐不再满足于那两张碟,也跟关系比较好的男生开始讨论性的话题。那时候有个同学家里开洗浴中心的,比我们更早熟,因为家里经营着色情场所,所以我的启蒙更多是来自他,以及他的那本港版《金钱豹》,之后初中三年,谈过几次恋爱,但仅限于摸胸,没胆量也没机会更进一步。毕竟那时候的小孩子还没现在早熟并且开放,也没有那么自由。

 

进了高中之后,身边的人变得杂,那时候很白痴,呼朋结党的,一天天咋咋呼呼的,觉得那样很酷。抽烟也是那会学会的,现在其他的陋习都已戒除,就是烟瘾实在戒不掉了。当然大部分男生都会有那种成长阶段。由于人缘比较好,而且挺仗义,所以在当地也算小有名气,至少同龄的各校比较贪玩的基本能混个脸熟。而那时候总有一些女生喜欢爱出风头的男生,不成熟的思想会因为虚荣想要去接近我们这类人。所以高中时期,遇过不少投怀送抱的。

 

A。处男终结是在高一,开学没多久,遇到了当时才上初二的A。跟A认识是在学校门口的奶茶店,不记得是怎么加了QQ,然后说要做我女朋友,于是带着出去玩的时候,开了个房。说实话,就当时的我都不觉得她好看,虽然已经过去了十几年,记忆已经模糊,但现在回想起来,真的没有任何吸引我的地方,长相不出众,身材也不好,胸不大,人不高,褪不细。当时毕竟没有实战经验,只是模仿着看过的小黄片,就手忙脚乱地草草了事。别人大多对初夜都印象深刻,记忆犹新,甚至恋恋不忘。而我难忘的恰恰还不是破处的经历,反而是那之后发生的事。因为跟她做完之后,床上有一大滩血,我以为她也是第一次,所以竟然萌生了要负责的想法,紧接着没过几天,A居然跟我提出了分手,说只是玩玩而已。(当时还挺气,觉得我配她是绰绰有余,还一厢情愿想着要好好对人家,结果被甩....)之后才懂了,破处也不至于那么一大滩血,只不过恰好大姨妈(我破处居然还创了红灯...)而且她当时的反应明显也并不是第一次。所以我的第一次竟然是被一个初二的小女生给玩去了,现在想想还觉得挺搞笑。A后来是彻底断了联系,而且并没有过任何交集。

 

B。B也是学妹,认识是跟朋友去KTV,那时候学生大多没什么钱,而且也只有周末能去唱量贩式的下午场,她是一个熟人带过去一起玩的,见到的时候就觉得小姑娘眉清目秀,挺娇小可爱的,印象中是穿着一袭白裙,有点亭亭玉立那种感觉。接着加了QQ,后来据她说,第一次见我,就喜欢我唱歌(我唱歌确实不错,而且高中音乐老师主动让我去选修了音乐,这个技能很重要,后面还会涉及)但因为不在一个学校,又比我小,所以只能QQ上聊聊天,也一直没把她太当回事,毕竟身边的姑娘就不少。后来慢慢被她感动,那时候B挺会浪漫,可能也是我没见过世面....我们男生那时候上网主要就是玩游戏,女生则大多都沉迷QQ空间,各种黄钻皮肤装扮背景音乐什么的,她的空间里就记录着我跟她的点点滴滴,很多我不在意的事,说过的话,她都视若珍宝。许多土味情话我还都是从她那学来的。经常会去我打球的球场拿衣服递水;为了我学吉他;录下我唱的歌每天反复听之类的。大概认识了半年左右,她也一直把自己视为我的女友,于是有次她去看我打球,完了之后我家没人,就把她带回了家。那次的经历也不美好,亲了半天,摸了半天,下面是完全干的,真的一点分泌物都没有,想要进入根本就进不去(那会根本还不知道润滑油什么的,连吐口水都也完全不会)于是一直磨蹭磨蹭,就是进不去,反而顶得我生疼,就一直卡在阴道口,于是索性欲望全无,穿上衣服就送她回了家,之后甚至没有了跟她聊天的兴趣。说来唏嘘,姑娘身世可怜,命途多舛,也是父母离异没人管,跟着爷爷生活,读书也读不进,后来在NJ读了一所职校,我上大学的时候,跟她又有了联系,那时她已经在酒吧陪酒,交了个男友,吃她的用她的,还经常打她。虽然知道她还是喜欢我,但我没有跟她恋爱的心情,也完全不想玩弄她,不感兴趣是真的,但确实也有些不忍心。

 

C。高中同学的表妹,但是跟我们一届,在另外一个高中。那同学当时挺想我带着他一起玩,于是主动说给我介绍女朋友,结果就把她表妹送入虎口了(现在想想真是幼稚可笑荒唐混蛋)。C长得很好看,有点像当时挺红的王心凌,也是萌萌的,反正也是聊了一阵子,带着出去玩了几次就好上了。C有时候晚上家里会没人,所以有天晚上,我从家里溜出来去了她家。亲吻、爱抚,一切顺理成章,按部就班,虽然她跟我坦白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但是进入的时候她还是喊疼,甚至哭了出来,说实话,当时少男心还是挺软的,有些心疼的。后来慢慢的适应了节奏,一切都是如此美妙,那应该才是我真正意义上尝到了性爱的美妙。C大概165,90斤左右,瘦但是胸也不平,反正至少是Bcup,而且叫声可撸的那种。当时零几年的手机已经有了录音功能,我录了她的叫床,听着还撸了几次。食髓知味,之后的几个月只要一有时间,就会找她做。后来分手也不记得是为什么,但分手之后,跟C也还做了几次。

 

D。游戏厅认识,职校的,第一次见到是她在玩跳舞机,跳得很好看,短发,脸很白,不高,160左右,但是看起来很妩媚。终于知道短发女人也可以性感很可爱是什么意思。我一直超羡慕会跳舞的人,因为我学过音乐、美术,甚至考过运动员证书,还会一些乐器,可偏偏跳舞真的不行,总觉得自己手脚不协调,明明节奏都明白,可就是跟不上,于是一下子被她吸引。当时我一群朋友里面恰好有人认识她,于是要到了联系方式。没怎么聊过,但有一天放学突然来找我,然后带着去吃了个饭,晚上扯了个谎没去老师家画画,就去开了个房。当时还真觉得有点意外,但没道理送上门的肉不吃。跟她的性爱过程普普通通,乏善可陈,但至少年轻的肉体总是美妙的,在那些青春年少,荷尔蒙泛滥的年代里,性的吸引被无限放大,又没有成熟的心态去克制,再缺少了管教,所以总显得有些荒诞。D所在的职校比我们全日制高中更乱,之后也就没了联系,算是第一次被约吧。

 

讲到这里,我想说青春期真的是很危险的一段时期,所以性教育应该从小就着手进行,而不是遮遮掩掩欲盖弥彰,反而逼得孩子只能从非正规渠道去获得这些知识,从而缺少了正确的引导。同时,树立正确的三观也真的很重要,别让孩子分不清真善美,辨不出假恶丑,被社会不良风气感染,对一些负面的行为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性无罪,早恋甚至早早破处也无伤大雅,在他们确保能够比较清晰地明辨是非,通晓事理的时候,再做出什么样的选择,至少不会让他们留下遗憾,不会后悔曾经的荒诞。社会的不公就在于嘴上喊着男女平等,可世俗的舆论导向、评判标准又总是双标,偏向于男性,所以青春期女孩子更应该懂得保护自己。

 

可能有些繁琐赘余,略嫌啰嗦,因为是按照时间顺序来回忆的,所以是想到哪说到哪,请各位看官宽容则个。昨晚喝多了,所以醒得特别早,突发雅兴所以有感而发,这会到点该工作了。

 

感谢两位看官大佬提出的《龙虎豹》,原谅我只记得里面有全裸写真和H小说,而且偏偏还是个吃货,所以只记得金钱豹...

 

E。E算是真正意义上第一个女神吧。某天下课,走廊里一片嘈杂,我围过去一看,一群男生在围观隔壁教室,据说从邻校转来个校花,当时我没有意识到之后会和E发生故事。至少那一刻,我觉得女神这种人人趋之若鹜的,就算要去追也不会轻易得手吧,而且万一追不到,我不要面子的啊。就因为抱着这屌丝心态,错过了第一次跟她见面。转眼没过几天,在学校那条街的饰品店里,遇到了一个姑娘,惊为天人,虽然同龄,但是却有跟其他人截然不同的韵味,中短发,帆布鞋,纯色T,略显中性的打扮依然掩饰不住她的美艳不可方物,多一丝则艳俗,少一丝则美中不足,正是那种恰如其分产生了不发抗拒的魅力。当时甚至想,这姑娘要是我女友,我肯定不再看其他女人一眼(现在想想好像并不可能)。因为她跟老板小姐姐认识,我也恰好比较熟,于是就坐着聊了几句,后来互留了手机号码。接下来的半个月,我的手机费大概每天都要充一次,烟都得去蹭着抽,全省着给她打电话发短信,每到晚上都是最开心的时候,可以打电话给她,听她说些平时会觉得索然无味的事,还偏偏津津有味,乐此不疲。真的,女生很容易喜欢上每天陪她聊天的人,于是开始了我们的故事。我们交往了三个月,那三个月回想起来,也算是至今都觉得甜蜜的时光,完全心无杂念,那时候刚好到了书架,经常会半夜偷偷跑出来约会,去喝饮料,去吃宵夜,去打台球,去压马路,去逛公园,去江边吹风,唯一一次亲密接触是某个晚上,一起去我家看电视,忍不住亲了她,她也热烈地回应,舌吻了可能是3分钟,半个小时,或是半个世纪,我也不知道,等我再次清醒过来,已经赤裸相对。完美的胴体,大长腿偏偏还有细腰美乳,少女最纯洁最美好的肉体,我却不舍得去玷污,看着她略显惶恐有些期待又有些不知所措的眼神,我竟然想着,有些事不必一晚上做完,来日方长,我要好好珍惜她。可惜来日是方长,但来日已经没有她了。也算是少男情怀做的小小傻事吧,现在想来也没什么可遗憾的,也许破坏了那份美好,也不会有如此的念想。不久前还听说了她的婚事,听说嫁得不错。

 

F。跟E分开是因为F,F是她的同学闺蜜,当时E跟我提出分手,很突然,我猝不及防收到了那条短信。怕是由于这段感情一开始,我就把她摆得太高,我下意识觉得是我被背叛了,是她移情别恋了,前面提到由于我对人很难完全信任,但我完全放下防备,全身心投入却被甩了,当时竟连原因都没问,回了两个字:好的。可笑的自尊心,当我和E说开这事的时候,已经辗转了四五年,当然也只能一笑置之。F当时告诉E,说我每天放学会去台球室跟一群姑娘混得挺熟,肯定关系不一般,所以E当时提分手完全是试探我,想要我坦白或者解释。而G当时就是那个台球室的收银员,G的故事下段再表。F拆散我跟E绝不是出于喜欢我,纯粹就是搬弄是非(虽然也并非空穴来风)但F后来也被我上了,某天半夜给我谈QQ,问我在哪,我说在家,于是她就来了,那是跟E分了挺久之后,还不知道是F拆散的之前。胸小,肤黑,阴毛不多,但很敏感,也很会叫。仅存的印象了吧,总之感受不是特别好。之后F跟我出去玩,勾搭上了我朋友,从此再无瓜葛。

 

G。前面提到G是我家附近台球室收银,F之所以说我跟她熟也是因为我基本每次去她都不收钱(老板不在,可以不用电脑开台直接开灯,所以没法计时)而且会陪我打球。但那时候我跟E如胶似漆,真的没想过要发展。跟E分了之后,很低落,就想尽快找个人给我点安慰,带我走出来(真的渣)。G大我三岁,之前有过一个五年的男友,那时候也是刚好分手,我跟她说:要不咱俩试试吧。于是顺其自然,两个人好上了。G进入社会比较早,又比我大,所以真的很会疼人,很体贴,方方面面还照顾我的感受,她身边朋友也都比我大,但她都会很骄傲地跟别人介绍,我是她男朋友。G高瘦,172但是不到90斤,胸小但敏感,配合度很高,总得来说感受很棒,尤其是每次做完,她还会轻轻按摩,然后安安静静在旁边睡着。跟G分手是因为后来她提出要见家长,商量婚事。(当时我才高二,而且可能是不想负责吧)于是慢慢疏远,她应该也感觉到了,就不了了之。两年前打开以前的QQ,发现她也没把我删了,但是她结了婚生了孩子,就做个不会再联系的QQ好友吧。

 

H。H是我至今怀念,也至今愧疚的女人。H小我2岁,认识我的时候才初一,像个小跟屁虫,我嫌她是个小屁孩,懒得带她玩,于是她默默喜欢了我三年。突然有天一回头,发现小跟屁虫竟也出落得是个标志美人。H身高有174,体重100出头,素颜就很好看,因为那时候也不会化什么妆。于是小跟屁虫变成了我的小女朋友,但还是自带小跟屁虫属性,我去哪她就喜欢去哪,仿佛是条小尾巴,爱吃醋、爱撒娇、爱满脸崇拜看我打球听我唱歌、爱跟她的朋友讲我们的故事,虽然故事的结局并不美好。第一次跟H开房,缓缓脱去她的衣服,白皙得仿佛能看见毛细血管的肌肤,平坦的小腹,大小合适一手掌控的美乳,就这样带走了她的第一次。那之后,每周末就成了必备性爱日,除了姨妈期。解锁了各种资质,开发了无限潜能,两具年轻的胴体翻滚着,索求无度,甚至有过一整天7次,出房间走路腿都发软的经历。就这样不知不觉过去了一年。和H分手是因为H身边总不缺狂蜂浪蝶,而H性格大大咧咧,也比较喜欢出去玩,高三那年,我也开始收心,不怎么出去玩,每天去音乐和美术老师家补习,专心备考。但总有人告诉我又看到H和一群男生出去玩,好好说过,也吵过,都没用,最后提出了分手,很自私地怕被绿,怕被笑话,怕没面子,其实说穿了还是渣,只顾自己的感受。虽然H哭得稀里哗啦,我也很不舍得,但我还是很坚决地分了手。大学期间,H也去过我学校找我,但是那时候我已经有了别的女友,为了H还大吵了一架;毕业之后两个人也吃过一次饭,但那之后没再和H有过纠缠。H应该去年结婚了,结婚对象还是我小学同学,只是听说生了小孩还没办婚礼,不过还是祝福她。

 

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 门事件 ,本文地址:https://www.51changfang.net/post/9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