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卖房子处理资产,搬家,之前几个合伙投资的项目退出股份,很久不更新了。今天终于搞定了帝都西三环房子的布置,连带走门路搞定了一个位置很好的车位,有闲更个新,坐在鼓楼的一个咖啡厅里写文,这家的芝麻蛋糕不错。

 

时间一扫就要说到2016年下半年的事了。这一年,于我,发生了三件大事:

1、如前文所说,和DD分开;
2、公司组织架构调整,做到三级公司VP;
3、T大开学,戴上名校光环。


第一件事,不赘述,详细的之前文里都有提,其实就是因为我在感情里是一个特别被动的人,不把握导致错过。但是需要说一说,很多朋友在我上一篇文章里留言,大意也是说这是个问题,得改。关于这件事,窃不以为然。

其实性格这件事,哪有优点缺点之分,只是特点,无非是一个硬币的两个面而已。

举例说,不求上进往往心态平和,孜孜进取往往难以悦纳,兴趣广泛往往博而不精,聚焦专注往往木讷无趣。目标明确其实也是目的性强,善于创新其实也是不守规则,简单直接其实也是五大三粗,犀利敏锐其实也是偏激较真。

很多时候,改掉自己的性格缺点,其实同时也埋葬掉了自己的性格优点,因为这本就是硬币的两面。像本人,既然有消极被动和没有魄力的缺点,自然就有擅于换位思考和细腻敏感的优点。所以我一直觉得,性格缺点根本不必改,需要做的,其实是认清和悦纳自己的性格特点,一方面发掘其中的优势部分,另一方面则是掩藏和避开其中的劣势部分。

第二件事,需要讲一讲,不为别的,只是总有人质疑本人的贴子太不真实,整个就一故事。

6年时间做到分公司VP,名义上是三级公司,实际上管理链条就是二级公司,别说各位不信,可能我自己都觉得不信。但是每一件超出大家认知的事,背后都有其逻辑,今天我来讲讲这个逻辑,至于说这个逻辑是偶然还是未来会成为规律,大家自己琢磨。

其一,本人在2015年下半年至2016年Q3,独立带团队做下了三个项目,合计合同额36亿元左右,而且都是当时的热点区域通州,而且是在公司进北京14年都在通州打不开市场的基础上。虽然付款条件不太好,公司最大的自负现金流压力达到了近3亿,但三个项目拉平的毛利润(扣除项目成本,但不考虑资金成本,也没有平摊公司总部管理成本和营销费用)都达到了12%-15%。

其二,适逢公司顺应新一轮基建领域的政府投资拉动,公司进行架构调整,原来的结构一分为三,多出来很多坑。

简单总结,也算是对很多私信询问关于对未来比较迷茫的后辈们的统一回答,要获得职业发展和财富积累的超常规提升,在没有原生家庭的加持之下,需要至少两个条件,一是时势,俗称运气和风口,二是努力,俗称永远做好准备。

我把运气排在努力之前,是因为相比起运气的眷顾,努力太容易实现了,虽然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其努力和坚持的程度还远远不够。难的是运气,也就是所谓的时势造英雄,05年来到北京一无所有的北漂们,很多都已经2-3套房子,操心着买哪只股票选哪个私募这种中产阶层才会操心的事情,但是15年来的这些年轻人们,十年之后有多大比例能跃迁至中产呢,个人觉得其难度不可同日而语。

爱迪生有一句话被广为传播,“天才是99%的汗水加上1%的灵感”,但是这句话还有后半句,“但那1%的灵感是最重要的,甚至比那99%的汗水都要重要”。时势和运气之于我们职场和财富,也是如此,因为这些和幸福感完全不同,只和强度有关,和频率无关。

 

所以我个人觉得能做的,就是选择一个方向,努力并且坚持,随时做好准备,并且保持相信总有一天,机会和运气会降临在自己身上。至于怎么搞定那些客户和项目的,比如上图这个就是请客户的前台小姐姐喝咖啡,趁机搞定目标客户出行行程和关联人员联系方式,如果有兴趣请在本帖下面留言,如果很多,我下一篇再和大家分享。

第三件事,就终于说回今天的主题了。

本来就在T大,又是精英项目,自然认识了很多精英女性,其中一位,就是GW。

 

GW也是北京人,和我同岁,个子不高应该160不到,所以身材也就是一般,虽然没啥不足,该有的有,但皮囊上也说不出有啥特别之处。GW应该是高中就去东欧了,后来去UK读的大学和研究生,毕业之后在London Stock Exchange Group工作了3年,然后回北京到某互联网技术服务公司做PR,现在在全国某大型互联网平台做战投。

 

GW在北京有很多套房子,父母虽然不是家族企业,但其实是个很有门路的原生家庭。她本人又很长时间在外,所以是个准富二代+西方教育和熏陶长大的姑娘,所以GW的心态和性格特别特别好,如果说让人舒服是一种能力的话,GW一定是其中的佼佼者。

我和GW认识,是因为在我日常参加的一个关于红酒和德州扑克的沙龙上,GW被朋友拉过来体验。本来我也没有注意到这个妹子,因为我和很多来这种沙龙目的性就是找点刺激和艳遇的男男女女不太一样,我自己认为在一线城市,承担着更大的生存压力和生活成本,就要拿到这里的圈子和机会收益,所以真是奔着发现有趣的灵魂去的。

坚持下来,一方面是因为确实对红酒和德州都比较感兴趣,另外也是在这里遇到很多有意思的人,包括某最近站上风口的某互联网出行公司的专车业务GM、传说中推高租房价格的某互联网租房公司COO、N鼎的投资VP等等。所以其实当时是在和几个朋友聊关于读《怪诞行为学》这本书里面的几个有意思的东西,触发的一些对管理和商业模式的思考,这样引起了GW的注意。

后来一聊,发现是校友,于是自然而然加了微信,聊的东西是从读书开始切入,从彼得德鲁克一路展开到现磨咖啡、穿着低奢什么的。然后是和GW一起参与了一个互联网创业项目,我们作为PRE A参与了一些股权投资,项目是关于解决视频直播背景音乐版权问题,提出云端基于AI和Deep Learning的音乐原创BP,自此我们开始有频繁的线下接触。

 

然后,就是一次朋友聚会小酌,结束之后直接被邀约同车回家继续喝。到了GW的家里,两人聊HI了又干掉两瓶407,然后就被扑倒了。本来之前还有点理智,觉得圈内人下手不合适,但是微醺壮胆真是古人诚不我欺。第一次和GW,全程都是妹子主动,湿吻之后女上直接开始,频率不快但每次缓慢有力,而且GW身材比较小,尽入2/3就能到头,于是每一次都是到头时候再抵住磨一圈。

我第一次和一个妹子从女上开始,第一次全程没有换过姿势,而且最后想拔出来,告诉她我快射了,妹子直接说今天射里面,安全……简单洗一洗聊聊,包括过往的感情什么的,就不讲故事了,细节也不描述了,因为大体就是这样,之前几部也写得都麻木了。

 

 

GW因为是海外长大,所以其实特别放得开。这个尤其体现在啪啪啪时的呻吟,真的形容为交响曲都不为过。加上经常锻炼,身体比较软,又比较娇小,真是各种姿势,最爽的还是后入和抱着。后入是因为,很多菇凉后入不太懂也不太有身体条件沉腰,但是其实后入最棒的就是女孩子沉腰,视觉效果太好了。而GW其实还做得蛮好,就是太容易高潮,一高潮就会弓腰,影响观瞻,哈哈。

 

 

后来还和GW很多次,一起出去自驾,在山里酒店小院的露天;我开完会她开车来接我,停车场的车震……更多的还是在GW的家。和GW是真的很熟,知道家教其实特别好,也是有头有脸的公司高管,然后对方不要求,于是从来没有用过避孕套,也算是独特的体验了吧。

 
后来慢慢淡了,其实是因为和任何人,都有荷尔蒙消退的那一天。和GW也一样,于是我们之间,继续保持了愉快的两个互相欣赏灵魂的关系,而对肉体慢慢失去了兴趣。我们经常还会在下班之后一起小坐一个小时,聊聊工作中发生的有意思的事和生活中遇到的有意思的人,甚至一起合伙做点股权投资。


GW是特别让人舒服的那一类人,知世故而不世故,能心机而不心机,用我的话讲,是有大智慧而不是小聪明的女人。在她身上,让人舒服就不是一种天赋,而是一种能力,更是一种懂得男人的智慧。

写到GW,这一系列就快结束了。人与人不一样,本人从来对花钱能搞定的姑娘没什么兴趣,因为钱这种东西真的是努力就能得到,于2016年之后的我来说,真的不算特别高级的东西。加上年近三十,精神需求指数级提升,所以越来越重视谈情而不是做爱。各位看官不喜勿喷,纯属个人分享。

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 门事件 ,本文地址:https://www.51changfang.net/post/9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