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的时候,有人说,社会就是一个大染缸,但社会只是一个染缸,人要堕落起来,染缸是无法阻止他的。也有人说,人每隔七年,周身的细胞都会更新换代一次,所以,七年后,我们将遇到一个全新的自己,至于是不是自己喜欢的样子,我们都要承受,因为那是我们自己一手打造的样子。

        记得刚读大学的时候,跟女生说话都会脸红,自己虽然长的不差,但仍抱着毕业就是分手、不能伤害别人的朴素想法,在大学里没有谈女朋友,没有约炮,更没有进出烟柳之地。有只有跟一个学姐有肢体接触,却仅限于拥抱亲吻,而在一个夏日的夜晚,要求我在宿舍关门之前野外相会,最后在两人都没带钱的情况下,只能在教学楼一待一晚,也没能突破最后一步。另外一个外语系的妹妹,在多次约出来的、暗示“日后再说”的情况下,也没能把握机会,波澜不惊的毕了业。
 
        毕业之后,机缘巧合,来到西部一个民族自治地区工作,这个地方,可能是因为本人太老实且刚踏入社会的缘故,总感觉民风更开放一点,而一切,都从进山开始了……那时交通还没现在这么发达,进入那个山区,要先在一个中转站下火车,那天我坐火车早早到了中转站,下了火车之后才发现,长途站里进山的车已经卖完了,正当天色已暗正在手足无措的时候,听到有黄牛在吆喝进山的汽车,硬着头皮问了情况之后,没想到黄牛果然有几分神通,联系上了最后一台长途车,并给送到了车上,现在想想颇有几分惊险,如果是女孩子还是慎重选择黄牛。在我上了长途车以后,心也凉了半截,车是长途车、却是一台老掉牙的依维柯,车内设施尽破,在山路上跑一段路就要加水,看着都为他担心。好就好在,留给我的最后一个位置旁边确是一位颜值7分的小妹妹,打扮入时,像是在外面务工回老家的,在车上一直拿着手机听着歌。
      车行山路,漫长崎岖,这是我人生第一次进山,看车在悬崖峭壁上画着S,爬坡下坡、上下颠簸,一侧是千丈壁仞、一边是万丈深渊,天色渐暗,路途辛苦让人疲倦不堪,旁边的小妹妹随着汽车的摇摆脑袋逐渐搭到我的肩膀上,看着她白皙的皮肤、坚挺的胸部,不禁心神荡漾,随着摇晃细细打量起来:姑娘个子不高、皮肤很白、身材很匀称,微胖,五官很立体,算得上漂亮,被她靠着不亏,我正想着,车子可能压到了什么东西,一阵颠簸,姑娘随着东倒西歪的时候,我胳膊就势伸了出去,拦在了她的腰上,而她在这么剧烈的动作下,竟然没有醒?!我没敢进一步动作,就这样抱着她,两人之间的空隙被我挤没了,两侧的空间就宽松了一点,而她也靠的更近了,本来看着路边的情形心理多少有些紧张,此时更没有睡意了,慢慢开始笨拙地探索她的身体,摸摸腰、碰碰胸……,而此时,她的反应更让我意外:她把身体倒了下去、脑袋正好搁在了我的大腿上!
 
      那时年轻,一下子生理有了反应,我猜,她脑袋搁的位置,应该有感觉,而此时她仍旧一动未动,这让我胆子更大了,强烈的好奇心,让我将手伸向了她的私处……只在日本教学片上看过实体的我,不知道下一步手感会是什么?慢慢地,手伸到了关键位置,可是,我却摸到了?纸?什么情况?我不管它,撩开,开始接触她的肉肉,而此时,她发出了轻轻的哼声,我也有点情不自禁,准备弯下腰去亲吻她的嘴唇,结果她却精准地歪向了一边……这下我心里有了大致的判断,摸是可以,亲吻不行,至于往后,我想都没敢想,于是,我不断地在她身上探索着……中途安排上洗手间,她醒了,没有一丝不悦,洗手间回来以后,还主动递了耳机我,后面的路程就没有那么艰难了,她主动靠着我,我亲密地揽着她,在车上的人看来,就像情侣一般了吧。很快的,天亮了,我们一起下了车,由于我们后面路程不一样,像好朋友一样,互相问候、再见,而我在纠结、担心仙人跳、赶路程的心态下,没有约她一起休息下再走、甚至没有问她的联系方式,也许这也是一种境界吧,不如相忘于江湖,也许后来我们再也不相识。 
      ]而我,就在这一个宛如世外桃源的地方,开始了我的蜕变过程……
 

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 门事件 ,本文地址:https://www.51changfang.net/post/9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