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天,西门庆和潘金莲正在干那不可名状的事儿。

 
潘金莲说:“家里那个叫书童的小厮说话阴阳怪气的,还扎红头绳,还翘兰花指,简直就是个娘炮!”
 
西门庆批评说:“人家娘炮关你鸟事?”
 
潘金莲骂道:“不关我鸟事,却关你鸟的事!”
 
西门庆“嘿嘿”笑了。
 
平心而论,书童娘炮这件事因为关乎西门庆鸟的事,所以便关乎上了潘金莲嘴的事,金莲同志发发牢骚还是可以理解的。但有些人我却不明白了,人家娘炮是关你鸟事还是嘴事呢,你到底抵制个啥?
 
我并非宽容和善之辈,并且很不喜欢娘炮。在我初中时就一直亲切地称呼班里有此倾向的同学为“二椅子”,结果被对方揍趴了。这让我感到很羞耻,我特么居然打不过一个不男不女的,并一度成为全校师生的笑柄。但这事却让我反思,我有什么资格瞧不起娘炮呢?
 
别扯什么“少年娘则中国娘”,抢占爱国道德制高点,动不动就拿国运下一代来说事压人的,不是坏种就是孬种。
 
你想表达的无非就是一个国家和民族的男性应该阳刚血性而已,这个观点我赞同。但我们先不论娘炮泛滥是否真的会导致国将不国,甚至不去讨论作为个人行为它的正误与否,我只问那些diss娘炮的人:你觉得自己有资格鄙视娘炮吗?或者,我是否可以理解为,你鄙视娘炮的前提是觉得自己很Man很血性?
 
看过《三国演义》的朋友知道,王允搞了个生日party,邀请了一帮公卿大臣密谋怎么把董卓给办了,喝着聊着,无计可施,居然哭起来了。新三国电视剧里曹操抚掌大笑说:“满座大丈夫,尽做女儿态。”小说里的曹操倒没这么直接打脸,他只说:“满朝公卿,夜哭到明,明哭到夜,还能哭死董卓否?”
 
鲁迅说的:“勇者愤怒,抽刀更向强者;怯者愤怒,却抽刀向更弱者。”
 
从曹操同志后来刺杀董卓的表现来看,他还是有资格嘲笑满座公卿皆娘炮的,担得起“勇者”的称呼。可你?
 
或许你是个浑身刺青的昆山龙哥,觉得自己够爷们了吧,孬种而已。
 
或许你是叫嚷“犯我中华虽远必诛”的热血愤青,去一趟日本、韩国明明挺容易的,但你却选择了砸同胞的日本车和堵乐天的门。
 
或许你是个饱受压迫的失意人士,摧残你的势力就在左手边,你却跑了十八里地抽刀砍向幼儿园。
 
以上的怯者行径或许都不是你,但也没见过你为这个民族国家有过什么添血性的勇者之举啊。此外,你觉得自己是个奴隶吗?知道“奴”字咋写不,你还敢说自己不娘?
 
那些批评娱乐业量产娘炮以迎合青少年所谓病态审美的,更是睡不着赖枕头啊,他倒是想看原汁原味的《水浒传》呢,你倒是允许拍啊。你一面在变着法地驯化顺从的良民,偶尔出几个敢龇牙的,就成了你定义的暴民眼中钉活该遭打压。这会又开始觉得“少年娘则中国娘”孩子们的血性不够使了,还有比你更事儿逼更娘炮的吗?
 
反正我觉得自己没资格瞧不起娘炮,童年阴影还挺严重。搞个微信公号,怕这怕那,写点东西吐槽拐弯抹角连打赏都不敢要。
 
娘炮风气或许就是一种病态心理,甚至真会带来“少年娘则中国娘”的严重后果,可我真不觉得而今有多少男人会有资格鄙视和抵制,包括某些抨击娘炮人设扭曲的党报大报,自己有多扭曲,自己干过多少奴颜婢膝软骨头的事心里就没点儿逼数吗?就凭你也配鄙视娘炮不够硬?
 
We are all pussy!表象不同罢了。鄙视或抵制娘炮?先把自己弄硬了再说吧。18cm、一夜七次、千人斩、纹身、糟胡子、大排档烧烤吹牛逼……这就是你所谓的阳刚和血性?

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 门事件 ,本文地址:https://www.51changfang.net/post/963.html